进到高泽家的门口前,言言礼貌的按着门铃,见到打开门的是高泽妈妈杨丽,杨女士见到言言就像对待亲闺女似的,熟念得仿佛她们才是一对亲人。
    杨丽是一般的家庭主妇,对于在纪氏上班的老公那是全力的后盾,她初次见到儿子的女友就喜爱的不行。
    要高妈妈的说法,她曾说就是没有个女儿才把言言当作亲闺女在疼爱,何况对方又是如此好看成绩又优秀,配她的儿子着实可惜了人家女生。
    言言一路上楼,在进到高泽房间里头后,高妈妈刻意敞开一些缝隙,言言和高泽都眼尖发现了,她暗暗一笑,杨丽真的是很喜爱她。
    言言调侃高泽:“你会性冲动一来就当着家人面上我?”
    高泽连忙咳嗽,似被吓得,连忙从床上下来到矮桌前坐下,倒了一杯白凉开递到言言面前。
    高泽故意撑起桌面,额头抵着她的:“那可说不定。”
    言言哂笑,移开水杯,接着也做同样动作凑到他面前:“那我可不信了,人家杨女士可是都专门在防着呢?”
    “挑逗我呢?”高泽无奈一笑,起身一脚踢上门,锁好!
    “我房间隔音效果那是好!她就是趴在门上也听不出任何动静!”高泽坐在言言身后环抱起她,抵在她的颈侧:“不信?”
    手不规矩起来,隔着衬衫揉起她的胸,又撩开裙子摸起私处,手指上全是她的爱液。
    “色女。”
    他小声巴拉的声音让言言很是不爽,她伸进高泽裤子里,摸上巨物,上下抚摸磨蹭,眼神恶意满满盯着他:“色鬼!”
    两人互视后相视一笑,高泽抱着笑歪在他怀里的言言,小心扶正她差点倒在地面的身子,柔柔开口:“我喜欢你。”
    嗓音低沉又温柔,与平常不羁又嚣张的神态形成巨大反差,让人容易迷茫。
    言言:“那算什么?是爱吗?”
    高泽觉得奇怪,喜欢跟爱有差别吗?不都是喜欢她?他直来直去:“爱啊。”
    言言抱紧他,头窜进他的怀抱里:“那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什么?”
    “要永远都爱我哦!不要抛下我一个人。”从他怀里抬起头,直直望着他的眼睛:“绝对不要抛下我。”
    高泽默了默,抱紧她,“绝对不会。我答应你。”
    少年的声音真挚又坚定,抚平了她心中一直存有的不安。
    “真的吗?不管我对你做了什么坏事?”
    “你能对我做什么坏事?就你这弱不经风的小身板?打架都一拳就送医了。”高泽嗤笑。
    “我很爱花钱的。”她常常跟他讨钱。
    “男人给自己女人钱花那是天经地义!”他感受到她抓紧了自己的袖子,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
    “嗯嗯。那我知道了。”
    她相信他。
    会永远爱护她。
    两人晚上下了楼,杨女士要高泽亲自送言言回家,大晚上的很是不安全,言言一想起那危楼下意识就坚决回绝,不顾任何人的不赞同,固执的让两人毫无办法。
    只好在高泽家门前和他告别。
    高泽关上了家门,看着言言理了理裙子,有些尴尬的想到方才差点煞车不及。
    “大晚上的了,真的不用?”
    “真的不用!”言言不想再说重复的话了。
    高泽拿她没办法,只好挥手一别转身,却在正要握着门把手时一停,转身叫住她:“言言。”
    “嗯?”她转身看他。
    高泽眼神晦暗不明,手指从门把上落下:“听说最近你们学校有个何逸天的一直在缠着你?你没事吧?我去教训他?”
    言言脑海中此刻回放的是今天早上何逸天被她扔下的身影,有些孤寂。
    “不用。”
    高泽:“你们什么关系?”
    言言心里一揪,有时候他还挺敏感,“什么什么关系,就只是普通的同学啊,追求者那种的,你知道的,有时候挺烦。”
    高泽喉咙头一滚:“你认识纪子睿吗?”
    言言表情认真,和高泽对视。
    他的眼神很是专注。
    最后在他的视线下她缓缓摇头,分别前她都忘了自己和他是什么样的表情,走在暗暗的窄巷子里,她仰望几步远的危楼,她的家。
    残破不堪、噁心扭曲、破烂的让她看一眼都觉得想吐,明明现在有钱,随时都能搬离这种噁心的家,可是却总是逃脱不开,分离不了,依赖着童年成长的病态回忆。
    她讨厌极了那个家!憎恨着、憎恨着、憎恨着、憎恨着??却有时候又有点怀恋。
    她有病。
    她知道的。
    --

章节目录

流氓学院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爱吃东西的小可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吃东西的小可爱并收藏流氓学院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