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他的话,晏余心中莫名觉得高兴,也不明白这样的喜悦到底从何而来。
    在此之后,秦延应了学校的邀请,同意来金融系当一段时间的助教,每次经过草坪,都能看到在树下来回踱步背书的晏余。
    来回几次,秦延经过时,晏余也会抬头和他打声招呼。
    后来,秦延再来学校,就没有空手的时候,会给晏余带喝的,或者点心。
    在秦延又一次放下蛋糕时,晏余终于忍不住喊停:“秦先生,你自己也说了,不喜欢欠别人的。我也一样,无功不受禄,别给我带了!”
    “是我自己想给你的,和那个观点不一样。而且……朋友之间,不都是这样吗?送吃的送喝的。”秦延问。
    至少他看他姐和姐夫是这样的,姐夫每天给姐姐送午饭,两个人一起吃晚饭什么的。
    他和晏余的关系还不是特别熟,所以想着先套套近乎,再慢慢发展。
    难道他做错了?
    “啊?”晏余没明白,他挠了挠头,“不是这样的。朋友之间,或者两个人相处,都是需要交流的,而不是单方面付出行动。不说,对方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知道这些东西是你的心意,但也得看我是否需要啊……”
    秦延恍然间明白了什么,也就是说,他确实送错了,晏余不喜欢这些东西。
    “那你喜欢什么?”秦延问,他看着袋子里的蛋糕,陷入纠结,解释道,“因为我没什么朋友,不怎么和人相处,也没给别人送过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吗,我愿意学。”
    晏余愣神,喃喃道:“我喜欢什么重要吗?你该不会是……”
    “是,我在追你。”秦延没有遮掩自己的目的,他是个成年人,没必要跟个毛头小子似的,对自己的想法遮遮掩掩。
    “可能你会觉得很奇怪,但我觉得和你很有缘分,你对我来说有种很奇特的吸引力。”秦延说着,感觉自己这么说可能不太用心,于是补充道,“我的确是因为那种感觉才接近你的,可我真正关注你,是在你问我是否有理想的时候。那时,我真的很开心。”
    就这么突然被个大男人告白,晏余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听到上课铃响,他立即说道:“上课了!我先去教室!”
    看着晏余落荒而逃,秦延在心里默默盘算,如果献殷勤不管用的话,那就试试换一招。
    之后的几天,秦延在工作之余还是会来学校,但果然没再给晏余带东西。
    他也坐在了树底下,认真地准备着教案,没有再打扰晏余学习。
    晏余对此有些奇怪,但渐渐地开始习惯身边有个秦延的存在。
    秦延之前讲课的时候,没做过教案,但总归就是做个计划,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他的效率很高,没多久就写好了。
    看着晏余认真学习的样子,秦延翻到了下一页,将眼前人一笔一笔地刻画在纸上。
    画中人跃然于纸上,却不及眼前的半分美好。
    秦延的笔尖一顿,陷入了沉思,紧接着是顿悟带来的喜悦。
    他大步走向了晏余,欣然道:“我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小时候,他就很喜欢跟在妈妈身后涂涂画画,将自己心中的世界以色彩的方式记录下来。
    可后来长大了,家里人对他更多的期望是处理好公司的事务,他就把以前的爱好放弃了。
    现在突然记起这件事,他果然还是个念旧的人。
    秦延很是兴奋,张开双臂想要拥抱晏余,但他记得晏余说过不喜欢单方面的行为。
    于是他停下了动作,看着晏余询问道:“我拥抱你吗?”
    他的话音刚落,晏余主动环抱住了秦延,轻拍着他的后背,高兴庆祝:“我很高兴能看到你找回了自己的喜好。很巧的事,我也找到了。”
    在晏余眼中,秦延其实是一个很奇怪很别扭的人,他明明习惯了□□,有与生俱来的霸道,可又愿意去改变自己,即使方式有些笨拙。
    看着这样的别扭,晏余也慢慢上心了。
    他们或许曾经见过,又不小心忘了,可兜兜转转还是聚了头,留在了对方的身边。
    在他们心中,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
    纠缠、反复、不舍、深刻……
    可再一次听到对方名字时,内心的雀跃无法骗人。
    穿过时空的长河,他们再一次拥抱,满怀真心。
    他们会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磨合。
    那是无关于他人,仅是属于他们两人的相处。

章节目录

错位求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书墨温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墨温酒并收藏错位求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