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池长老偷鸡不成蚀把米,羞愧之余,撞柱而死,一缕幽魂飘飘荡荡地来到了幽冥鬼界。鬼使见状,立即将他拘拿到十殿阎王面前。
    秦广王问道:“你是何方的孤魂野鬼?”
    金池长老说道:“我不是孤魂野鬼,我是观音禅院的老院主。”
    听说是观音禅院的人,秦广王立即命人拿出生死簿来,发现金池长老早就应该死了,却不知为何又多活了200多年。十殿阎王私下商量一番,一致认为一定是观音菩萨给这位老院主吃了灵丹妙药,这才让他益寿延年。如今老院主突然暴毙,如何安排投胎,投胎到何处,这成了一个难题。
    阎罗王说道:“观音菩萨对幽冥鬼界一向照顾有加,来往殷勤,对她的人当然要安排一个好去处。”
    转轮王说道:“不妨派鬼使去普陀山问问菩萨的意见。”
    十殿阎王都同意了,其实询问意见只是表面,更深层的意思却是献殷勤。当然,这种事情只能做,不能说。
    这个差事安排给了独角鬼王,他匆匆忙忙地来到了普陀山,观音菩萨见到鬼王来见,很是惊讶,当听说金池长老死了,她更是觉得不可思议,这个老院主不是一直有熊罴怪的金丹吗?
    观音菩萨问道:“鬼王,你可知道金池长老是怎么死的?”
    独角鬼王说道:“观音禅院起火,老院主触柱而亡。”
    观音菩萨呼地站了起来,问道:“什么?观音禅院起火了?怎么会起火?”
    独角鬼王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
    观音菩萨稳了稳心神,说道:“金池长老的投胎转世问题,就由十殿阎王全权做主,贫僧感念在心。”
    独角鬼王走后,观音菩萨立即前往观音禅院看个究竟,放眼望去但见断壁残垣,和尚们个个唉声叹气,几个人正在挖坑掩埋老院主的尸体,另有几个人围着陈玄奘殷勤服侍,但是却不见孙悟空的身影,只听到一个和尚对陈玄奘说:“圣僧啊,你这个徒弟果然能降妖吗?”
    陈玄奘说得很没底气:“呃……应该可以吧。”
    一个和尚说道:“圣僧,那袈裟果真那么重要吗?”
    又有一个和尚说道:“当然贵重啦,我看到了,袈裟上好多宝珠呢。”
    陈玄奘说道:“贫僧看重那领袈裟绝不是因为缀满了宝珠,而是因为这袈裟乃是贫僧心中最重要的人所送的。”
    一个和尚问道:“谁?”
    陈玄奘说道:“这领锦斓袈裟乃是观世音菩萨让唐王转交给我的。每当我看到这领袈裟的时候,我就觉得菩萨永远跟我在一起。”
    半空中的观音菩萨闻得此言,眼圈不禁红了,已经数百年过去了,她多想将金蝉子搂在怀中啊,但是她不敢,她怕影响金蝉子的修行。
    只听一个和尚又说道:“希望你那徒弟能把袈裟夺回来。”
    有一个和尚说道:“也不知道那个黑风大王要偷袈裟干嘛。”
    一个和尚说道:“黑风大王久有向佛之心,所以对佛家至宝也会很看重吧。”
    听说孙悟空去找熊罴怪要袈裟了,观音菩萨顿时紧张起来,她担心的是,万一那泼猴一棒子打死了熊罴怪怎么办?对于观音菩萨来说,熊罴怪是难得的人才,他会炼丹,而且这个丹还能延年益寿。她当然希望留住熊罴怪的性命,因为不管什么时候,延年益寿的丹药总是稀缺资源。
    观音菩萨立即赶往黑风山,正好赶上熊罴怪激战孙悟空,她发现这厮的战斗力着实了得,并不输给孙悟空。观音菩萨立即有了主意,她要让熊罴怪好好教训一下孙悟空,因为她已经猜到观音禅院的这场火来得莫名其妙,一定是孙悟空借题发挥一把火给烧了,以此报复自己给他戴上了紧箍咒。
    她看着熊罴怪跑回洞里关上山门就是不应战,看着孙悟空铩羽而归,又看着熊罴怪派出一个小妖精给金池长老送信,邀请他来参加佛衣会,这时候观音菩萨就很失望了,她想,难道他脑子坏掉了吗?难道果真是四肢发达头脑就一定简单吗?他为什么会想到邀请金池长老呢?
    观音菩萨化作金池长老的模样,前去叫门,小妖见状慌忙去洞报告:“大王,金池长老来了。”
    熊罴怪大惊道:“刚才差了小的去下简帖请他,这时候还未到那里哩,如何他就来得这等迅速?”又问:“就他一个人吗?”
    “是。”
    “没有孙悟空?”
    “没有。”
    熊罴怪有点失望,如果孙悟空不来的话,他如何加入取经队伍?这时候,金池长老在两个小妖的陪同下走了进来,熊罴怪笑嘻嘻道:“老院主来得如此迅速,腿脚看来灵便得很啊。”
    金池长老冷笑道:“我只问你为何盗我袈裟?”
    熊罴怪说道:“这袈裟本来就不是你的,你怎么还敢向我讨要?”
    金池长老说道:“可也不是你的。”
    熊罴怪说道:“孙悟空怎么没来?你让他来,我只把袈裟交给他。”
    金池长老问道:“为什么?”
    熊罴怪哼了一声,说道:“金池啊金池,你还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吗?这些年来,我一心向佛,可是你却只把当作炼丹的机器。如今陈玄奘西天取经,我正好借此加入取经团队,希望有朝一日能修得正果。”
    “你果真想出家?”金池长老似乎很讶异。
    “不要惺惺作态了!”熊罴怪怒道,“我已经跟你说过多次了。”
    金池长老说道:“罪过罪过。”然后又说道:“熊罴怪,你看看我是谁。”
    当金池长老叫自己熊罴怪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很抵触很恼怒的,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但是当看到金池长老摇身一变,变作观音菩萨的模样时,熊罴怪惊呆了,期期艾艾地问道:“你……你是观音菩萨?”
    观音菩萨说道:“熊罴怪,你还不跪下?”
    熊罴怪立即跪倒在地,连连磕头,说道:“我愿皈依,求菩萨度化。”
    观音菩萨笑道:“你起来吧。待会儿,孙悟空肯定又要前来挑战,你觉得你的武功跟他比怎么样?”
    熊罴怪说道:“我已经跟他交过手,大概在伯仲之间,只是他耐饿,我不耐饿。”
    观音菩萨说道:“他那肠胃吃多了铜汁铜丸,轻易不会饿的。”又说道:“我教你几招简单易学的法术,足以消解孙悟空的攻势了。”
    熊罴怪感激不尽,说道:“多谢菩萨,多谢菩萨。”
    观音菩萨传了几句口诀,熊罴怪照样练了起来,一把长枪顿时虎虎生风有如神助。就在这时候,门外一个小妖又跑了进来,嚷道:“大王,不好了,不好了,门外又有一个金池长老来了。”
    观音菩萨笑道:“这定是孙悟空变化而成,你且从容应对。”说罢,观音菩萨隐身了。
    熊罴怪说道:“有请金池长老。”
    过得片刻,金池长老在小妖们的簇拥下,来到了黑风洞,熊罴怪降阶迎接道:“金池老友,连日欠亲。请坐,请坐。”
    金池长老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熊罴怪,说道:“老弟你一副换得很殷勤啊。”
    此时,熊罴怪穿的是黑绿纻丝袢袄,罩一领鸦青花绫披风,戴一顶乌角软巾,穿一双麂皮皂靴。在妖怪界里,如此重视个人仪表的,三界上下恐怕仅此一位。
    熊罴怪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换衣服了?”
    金池长老嘿嘿一笑,说道:“我看你衣衫如此整洁,所以猜测你刚换了衣服。”
    熊罴怪又说道:“我刚才派人给你送了封信,邀请你后天来参加佛衣会,老友为何今天就来了?”
    金池长老说道:“佛衣雅会,多么难得啊!所以急急奔来,能给见见?”
    熊罴怪笑了,说道:“这袈裟本来就是我从金池长老房间里拿来的,你怎么会没看过呢?而且,我派小妖送信,算起来刚刚到达观音禅院,而你竟然这么早就来了。金池长老,你是架着筋斗云来的吧?”
    金池长老嘻嘻一笑,说道:“竟然被你看穿了!”然后现了本相,却是猴子模样,说道:“妖怪,你今天无论如何得把袈裟还我。”
    熊罴怪说道:“那得看看你有没有本事。”说罢,急纵身,拿过枪来,刺向孙悟空。
    孙悟空将手中的拐杖晃一晃,变作金箍棒,架住了熊罴怪的长枪。两人你来我往斗在了一处,从中厅打到天井,从天井打到洞外,又从洞口打上山头,自山头杀在云外,吐雾喷风,飞砂走石,只斗到红日沉西,不分胜败。
    熊罴怪暗暗心喜,菩萨传授了几句简单的法门,自己的武力值竟然提高了不少,能跟孙悟空多斗上数十回合了。不过,这临时抱佛脚的苦练毕竟是差了那么一点火候,熊罴怪战了半晌,又饿了,便趁势跳到孙悟空金箍棒的攻击范围之外,说道:“姓孙的,你且住了手。今日天晚,不好相持。你先回去,待明早来,与你定个死活。”

章节目录

天界帝国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孙浩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孙浩元并收藏天界帝国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