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
    自从知道明彻来自那个纷争的时代,沈念就喜欢和明彻聊天,问那个时代的各种事情。比如一些野史。或者让明彻教导一下自己得武功。
    “念儿,你的武功已经很出色了。”明彻感慨地说道。
    沈念嘻嘻笑起来,“谢谢前辈夸奖。”
    “前辈,明翼前辈什么时候过来啊。”沈念问道。
    “今日应该就过来了。”明彻算了算说道。
    “明彻前辈,您与明翼前辈长得一模一样嘛。”沈念奇怪第问道。
    明彻点头,“那时候师傅出去办事,看见一个和我一样得男孩,还以为是我偷偷跟着他出去了呢。后来知道是我弟弟,就把他带回来了。”
    沈念哈哈笑起来。“那明翼前辈的性子怎么样。”
    “性子嘛,”明彻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说道:“很像你二哥的性格。”
    “二哥?那岂不是很喜欢阴人。”沈念刚说完就挨了一个暴栗。
    “你这小妮子说什么呢,二哥在你心里喜欢阴人?”沈风一出来就听见沈念这句话,气的不行。
    沈念转头立刻笑起来,抱着脑袋,可怜兮兮地样子,“二哥,不是的,你听我解释嘛,我这是在夸你唉。”
    沈风哼了一声,“那还差不多。”
    这时候院子中,一个人从房顶跳到院子里,身穿一身黑衣,带着兜帽,抬起头,脸上带着面具。
    “小翼。”明彻见了此人,站起身笑着说道。
    沈念也站起身看着来人,这就是明翼前辈嘛。
    明翼走过来坐下。“这小娃子这些年都长这么大了,真是难得啊。我小时候还抱过你呢。你小时候特别可爱,我本来想抱回去养的,但是大哥不让。哈哈哈。”明翼坐下说道。
    沈念倒是没想到明翼的性格很豪爽,看起来倒是很像大哥。之前因为明翼救走了万夷,她还挺不喜欢明翼的。
    “额。”沈念听明翼这么说也不知道说啥了。
    “小翼,你怎么才来。”明彻问道。
    “在路上解决了一些事情。”明翼说着,将脸上的面具摘下。
    沈念看着明翼得脸,睁大双眼。着男子长得也太好看了吧。之前他一直觉得高翎炎和慕容寻已经是世间难得的美男子,但是现在再看明翼,少年模样,却有着英武之气。
    “你这小娃子。”明翼屈指敲了沈念的头一下。其实他很不喜欢别人说自己好看。但是,沈念比他年纪小了太多太多,而且眼中满满的欣赏,所以明翼也挺惯着沈念。
    “哎呦。今天怎么都敲我头。”沈念摸着头。
    “对了,明翼前辈,您那时候为什么要救走万夷。”沈念问道。
    “因为我们之间有交易,我不能让他死。所以救走他。但是现在交易完成了,我与他再无干系。”明翼说道。
    沈念点头表示明白。
    “念儿,你现在身体怎么样。”明翼问道。
    沈念点头,“已经恢复了,明翼前辈放心吧。”
    “那就好。”明翼点头。转头看着明彻,“大哥,我们明日就该去幻海了吧。”
    明彻眼中也有着难掩得激动,“没错,唯一的机会了。”
    沈念也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助两位前辈。
    ......
    晚间。
    高翎炎从沈念屋内出来,看见树下站着的明彻,高翎炎转身将门关好,走了过去。
    高翎炎拱手行礼,“师傅。”
    明彻点头,转身离开,示意高翎炎跟上。两个人前后脚来到一处竹林。没想到明翼也在那里坐着。
    “来了。”明翼举举酒杯。
    明彻和高翎炎纷纷坐下。
    “炎儿,如无意外,明日我们就会离开了,从这个朝代离开。今晚应该是最后一次可以好好谈话了。”明彻说道。
    “翎炎一直没有感谢两位师傅得教导之恩。在此敬两位一杯。”高翎炎举起酒杯说道。
    “好好。”明彻明翼点头,纷纷和高翎炎碰杯。
    “之前小时候刚见你的时候,明明你是个小娃娃,但是眼中却带着成年人的成熟和镇定。就好像是师傅一直教导我们的一样。其实我们那样教导你武功,将你扔在雪山里,也是为了看看你的潜力。你不怪我们吧。”明翼说道。
    高翎炎摇头,“那三年时间,翎炎确实受益匪浅。”高翎炎在心中是真的敬重两位师傅。
    “念儿是个很好的姑娘。即使是在我们那个纷争得年代,念儿这样的女子,也依然是各方势力努力争夺的。你一定要抓好她。为师希望你们二人幸福。既然为师不能亲眼去见你们二人成婚,但是你们二人的订婚宴,我们两个人可是看了的,真的很般配。”明彻笑着说道。
    高翎炎点头,心中微微软了。
    “两位师傅,你们一定要回去吗?”高翎炎问道。
    “的确,我们来这里也快二十多年了,可是这里还是和我们格格不入。在那个时代,有我们的亲人朋友,还有师傅。所以我们一定要回去。”明彻说道。
    “翎炎明日也一定会帮助两位师傅的。”高翎炎拱手行礼。
    “哈哈,来到这里,看见了这么多英豪能人,而且现在的局势也大好。不虚此行。就当做南柯一梦好了。”明翼笑着说道。同时咳嗽起来。
    “你小心点。”明彻见明翼咳嗽,帮明翼敲背。
    “我没事。”明翼摆摆手。“翎炎,你也看到了,我们必须回去了。要不然,我二人不知道还能活多久。”
    “你和念儿以后一定要幸福。你们两个小辈是我最喜欢得孩子了。”明彻说道。
    “是。”高翎炎眼中透漏着坚定。
    第二日。
    这次去幻海,从上次的四个人变成了六个人。分别是沈念高翎炎,慕白楚殇,明彻明翼。
    “念儿,千万小心。”天清子嘱咐道。
    “没事的师傅。”沈念笑笑。这次天清子也知道,事情不能让外人参与,恐有变故,所以还是不宜多去。
    沈念等人离开了。他们这回是楚殇驾船。楚殇上次走过一遍,已经认识了路,很快就到了那片礁石群。
    六个人各施其法登岸。按照上次的路线进入了之前的那个宫殿。
    “上次来的时候颇有一番周折,没想到这次这么简单。”慕白看着宫殿还和之前一样,说道。
    沈念将背上背着的东西放下。
    “念儿,你背得这是什么。”楚殇问道。
    “是无心的本命灵器‘动情’。”沈念说道。“虽然她哑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想把他也一起带过来。”
    明彻明翼看着宫殿里。沈念走过去开始和明彻明翼一起计算方位。
    慕白楚殇高翎炎站在一边给他们护法。
    沈念拿着手中的罗盘半晌说道:“应该就是这样了。”
    “大概还有半个时辰得时间。”沈念说道。
    明彻明翼点头,眼中带着赞赏,“即使是师傅看见你了,也一定会夸你的。”
    沈念笑笑。
    “之前来到这里,我就一直觉得还有一个阵法在,可是怎么也摸不到,现在看来,应该就是两位前辈口中的残阵了。”沈念说道。
    “嗯。其实这里的情况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我们之前一直不得其法来不到这里。”明彻说道。
    沈念点头。“我打算将残阵引出来。然后找到那条通道,以星轨二十八图来导。现在还希望两位前辈坐好。”沈念说道。“我们快开始了。”明彻明翼分别坐下。
    沈念站在两人中间,先转头看了眼高翎炎,高翎炎一身玄衣,一头白发,站在那里,眼中心里永远只有自己一个人,沈念冲高翎炎甜甜一笑,高翎炎点头,眼中是满满得信任。
    沈念拿起那把琴放在自己腿上,盘坐下。开始感受周围的能量变化。其实沈念推演之能厉害,有一方面的原因,是因为她对能量波动很敏感。
    沈念感受着周围,感受到了每一个人的内力流动。明彻和明翼前辈是蓝色的内力,炎哥哥是红色的内力,慕白是黄色的内力,楚殇是紫色的内力。
    沈念继续感受着,这时候,她看见了一束五彩缤纷得光。那束光看起来并不完整,沈念知道自己找到了那个残阵。
    明彻明翼看见沈念周围散发着点点星光。明翼睁大双眼似乎不敢相信,明彻眼中有着赞赏,这样的资质,即使是师傅,也不遑多让啊。
    沈念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心中有所感应,闭着眼,将手微微抚在琴上,开始弹奏。
    “念儿居然把那把琴弹出了声音。”慕白震惊了。
    高翎炎眼中带着爱慕,自己得念儿,是最厉害的女子。
    沈念弹奏着,很快,以沈念为中心,开始往外波散开来,即使是慕白楚殇高翎炎也被波及。众人只见,颠倒之间,几人的周围不再是那个宫殿,而是星云流梭,变幻不定得世界。沈念轻轻将手放下,然后睁开眼,看着周围得美丽景象。“这就是当初弦星的残阵嘛,真是神秘莫测。即使是残阵还有这样的威力,不知道整个阵法是怎么样的迷人。”沈念有所感悟,闭上眼,开始双手结印,只见一个符号被沈念打出去,这还是众人第一次看见以符号为形式出现的星轨二十八图。星轨二十八图在空中激荡,很快,残阵中出现了一个漩涡,一个流光溢彩得漩涡。沈念睁开眼,眼中带着喜悦,没错了,看来时间刚刚好,这正是那个几十年里最合适得时间。
    明彻和明翼纷纷站起,看着面前得漩涡,两个人受漩涡影响,开始慢慢恢复本来样貌 两个人同样俊美出色的少年模样。并且两个人对漩涡都有一种亲切感。
    “就是这个了。”明翼说道。
    沈念看着两个人,慕白楚殇高翎炎也走上前。
    四人看着明彻明翼。“前辈,走吧,这个法阵之前将您两位带来,是因为法阵力量驳论了现在的能量,以我的能力无法承担太久。”沈念说道。
    明彻明翼对视一眼,转头看着四人,拱手弯腰行礼,“多谢。”
    四人也立刻回礼。
    明彻明翼走向漩涡。两个人身影消失之前,明翼的声音传出来,“念儿,等我们走后,看看这宫殿的房梁上,放着我送给你和翎炎新婚的礼物。”
    沈念笑了,“是。”眼中盈着泪水。高翎炎抱住沈念。很快,漩涡消失,四人周围再度是宫殿的景象。
    “刚才明翼前辈说在房梁上留了东西?”慕白说道。
    沈念点头,“应该是此次他们回去放的。过去放的,现在自然能看见。”高翎炎一个旋身上了房梁,只见房梁上放着一个锦盒,高翎炎拿下来。
    沈念三人看着,高翎炎打开,只见上面的两块流光溢彩得玉佩,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两块玉佩上分别雕刻着一个字“澜”和“澈”。玉佩做工精细,这两个字就好像是玉佩天生形成得一样。
    沈念笑了笑。关上盒子。“我们走吧。大哥他们肯定在等我们。至于这里的财宝,我们回去再议不迟。”沈念说道。
    三人点头,然后离去。
    院子。
    沈清坐在那里,一会看看大门,一会看看大门。
    “大哥,念儿,没事的。”沈风喝着茶说道。
    “你看你这二哥当的,没正形。”沈清说道。
    沈风一口茶水噎在嗓子里。果然,大哥一遇到念儿的事情就喜欢迁怒到自己身上。
    “师傅们,大哥,二哥,哥,小离子,小玉儿,大家,我们回来了。”一道甜甜的声音响起。
    院子内众人听见了这熟悉的声音,纷纷放下手中的事物,笑着迎上来。
    ......
    北朝国。
    薄寒初打开沈念给的最后一个锦囊,谢道幽也拿起来看了看,然后笑了,“念儿这古灵精怪。”上官寒肃也探头看了看,摇头失笑,“千儿真的是。”
    苍穹宫。
    简玉珩和简玉雪带着季怀瑜回到了苍穹宫,因为季怀瑜很想感谢一下简山对简玉雪的救命之恩。简山见到了季怀瑜,眼中赞赏万分,之前简玉珩就将这里的事情通过飞鸽传书告诉给了简山,让简山有了心理准备。
    西朝国,自从史青磊知道血珠可以救慕容寻一命之后,开始疯狂寻找血芝草,还好以无心楼现在的实力,找到血芝草也不是不可能。
    慕容等日日守在司徒兰芳身边,朝中人只知道二皇子最开始很讨厌司徒兰芳,但是现在两个人的关系很好。
    南朝国。
    眉倚笑着看着沈念发过来的信函,读过三五遍以后,将信函放在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小盒子里放着很多一样的信函。眉倚笑了笑,将信函收好,将盒子盖上,放在了机关里。
    东朝国。
    上官志飞看着桌上的画像,画像上一个穿着黄衣的女子在花丛中笑着。
    “心儿,我前些日子又梦见你了,但是你却是来道别的,心儿,我也同样为千儿和冰儿感到骄傲。”上官志飞眼中带着柔情。
    “陛下。”高要在身边轻轻唤了一句。
    上官志飞转身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景象,吹来的风将眼角的湿润吹去,上官志飞叹口气,感觉一阵轻松地说道:“现在,是那帮孩子的天下了。”
    凤家。
    凤南痕现在几乎全权掌握凤家的运作,但是这也让他平日的时间很少,但是想到,现在的凤家,是自己值得为之努力的,就不觉得辛苦。
    凤南流与朝阳经常出去游山玩水,朝阳现在非常喜欢笑 ,因为那个让自己笑的男子回来了,并且会和自己白头偕老。
    凤南敏和黑鹰的婚事开始提上了日程,黑鹰本身没有名字,而“黑鹰”两个字只是一个代号,高翎炎以锦熙王的身份给予了对方一个名字,冠以姓氏“高”,叫做“高曦尘”。
    青城派。
    程之州自从上次把何当为带回了青城派,他发现何当为就不走了。而且何当为和周围的每一个人都搞好了关系。程之州扶额无奈。但是也习惯了这个男子总在身边。
    ......
    沈念等人收拾好以后,众人就坐着马车往回走。天清子等人见这里的事情解决了,就离开继续云游了。毕竟,现在可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也不知道走了这么久,积压了多少事情。”沈风伸了个懒腰,百无聊赖地说道。
    沈清一只手指捏着一个棋子,听见沈风这么说,淡淡瞥了眼沈风,沈风一见沈清这么看自己,身子一僵,赔笑道:“嘿嘿,我说的是大哥,大哥这一走,沈家得积留多少公务啊。”
    沈清把眼神收回,继续与楚殇对弈。
    至于为什么对弈的没有高翎炎,是因为高翎炎正抱着沈念看着书。沈念轻轻把脑袋放在高翎炎的肩膀上。高翎炎抱好沈念,低头轻轻在沈念的额头印下一吻,眼中带着爱意,那是刻骨的,不会随着时间磨变的喜欢。
    马车还在前行着,依然是魅蓝和魅靛驾车,但是当然,和平时驾车一样,魅蓝叼着一根狗尾巴草,一副纨绔模样,而魅靛则拿着缰绳驱动着马车前行,一脸严肃。
    ......
    这世间,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轨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或许两个人,或者更多的人之间的人生轨道混合在了一起,这就是缘分了。
    不管是沈念高翎炎,还是慕白楚殇,沈风,史青磊慕容寻,还是沈清上官寒冰,慕容等司徒兰芳,白离魅赭,魅蓝魅靛,魅橙魅紫,魅璜张三,刃星苑曦,魅绿魅青,风芷容鹤,简玉珩简玉雪,凤南敏黑鹰,林扶柳陈歌,凤鸣言霖宝,谢道幽上官寒肃,程之州何当为,凤南流朝阳,秦蓁安星舒......还有其他很多很多人,愿不忘初心,走自己的路。回首望去,不悔一生。

章节目录

爆宠小萌妃:王爷太专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栗子无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栗子无心并收藏爆宠小萌妃:王爷太专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