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余摇了摇头,这种时刻,太子他们怎么可能会答应。
    “可不答应,孛尔只斤的人会以为我大周没有诚意,他们说如果不愿意,那便要当面撕毁盟约,以后连兄弟都做不成了。”
    韩江扒了口饭,继续道“他们的话虽然决绝,不过这些孛尔只斤人倒也听客气的,你知道吗,今年草原那边遭到大风雪了,牛羊不知死了多少,可是呢,孛尔只斤人竟然愿意将部族里不多的羊群送给我们,三千头啊,那可不是小数目。还有,五百匹骏马中,竟有两百是可以交配的种马,想想看吧,如果将我大周产的马,跟他们的种马交配,那以后,我大周不也会出现一支不逊于草原的骑兵吗。”
    秦余听了,觉得这个孛尔只斤部落可真够意思,不过还是担心道“正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怕他们这些人别有所图啊。”
    韩江拿起酒笑道“反正这些事,跟我们这些个当差的无关,我等只要守好自己的岗位就行了。来来来,秦兄弟,你马上就要考状元了,老哥我敬你一杯,祝你明年高中啊。”
    秦余见状,连忙也举起了杯子,韩溪曹素他们都在一旁笑着看他们。
    到了第二天,秦余亲自带着曹素去看新房子,之后又在王府管家的带领下,到被介绍的木工家中去看了家具。
    秦余一直惦记着那张大床,木工师傅向秦余要了具体尺寸,秦余觉得三米宽,就差不多了,于是把三米换算成大周的单位,并告知了木工师傅。
    王府管家在一旁,他并不明白秦余的用意,只有曹素心里清楚,但等王府管家问她时,她却装着糊涂地摇了摇头。
    “对,师傅,就是要那么大的。”
    秦余生怕解释不清楚,顺便还借了木工师傅的纸跟笔,亲自画了起来。
    话说,他在后世也学过几天画图,这新画出来的图纸,上面都标好了相对应的尺寸,比如床宽、床高、木板的厚度等等等等。
    就连木工师傅看了,也忍不住夸赞,刚才他还担心这年轻的书生不会画呢。
    只是他不明白,床要做的宽,可以理解,可这木板的厚度,怎么还要加那么粗,他在想,这书生,到底想干什么?
    不过,木工师傅他不好意思回答,怎么说人家是顾客,按顾客的要求来就是,何必问那么多。
    王府管家他是陪着秦余来的,而且秦余非常受燕王宠爱,是王府的贵客,所以他也不大好意思去问。
    这里面只有曹素明白,当着外人的面,她不好发作,走到秦余身边,拧了拧他的腰,低声问道“你干嘛要那么粗的木板。”
    “他们不懂,你还不懂吗?”
    秦余的表情非常正经,让旁边的两个不明所以,曹素却听出话外之音,她怔了怔,拧腰的手更加重了,一边拧,一边在秦余耳旁道“老娘才不会遂你的意,休想!”
    秦余忍着痛苦,他腹诽,这小姑娘,太不懂生活了,两个人睡的床自然是越大越好,这样管鲍之交的时候,都不用担心会不注意地掉到床下啊。
    如果以后有了第三个人,第四个人,不……秦余摇了摇头,不会有第四个人。
    到了十月底,那张要求的大床才堪堪做好,秦余和曹素也在那天,从韩府搬出去,进了新家。
    新宅内,小六、曼儿、还有雪雁,在厨房、前后大厅,忙得不亦乐乎,就连刚满九岁的刘不懂也知道给他们当下手。
    曹素满脸笑容地布置她跟秦余的卧房,待看见那张大床,脸上不禁又泛起了红晕,秦余说过,她是个很敏感的女人。
    韩府和燕王府的下人们,都被派过来帮忙。
    秦余正在书房里写着邀请帖,今天搬新家,自己乔迁了,当然也得邀请京城中的好友过来,开开心心地吃顿饭。
    秦余数了一数,除了碧轩社的陆伯楷、王贤人、那位陈小侯爷,还有韩溪韩江他们,也没几个朋友,但该请的,都得请。
    他把宴会的时间定在三日之后,这样新宅的一切也都安排妥当,到时候也不会急急忙忙的。
    而这件事情,除了韩府的人外,其余的,恐怕也要贴子发出去后才能知道了。
    韩溪站在一旁,他此刻正给秦余磨墨。
    秦余看了他一眼,问道“对了,谭姑呢,她不是说今天要来的?”
    对于谭姑,秦余对她的身份是越来越怀疑了,自从那天在韩府大厅看见谭姑她诡异的笑容后,自己还翻出千度相册。
    相册翻到了在汴京第一次碰见谭姑她们时的情景,果然,这个女人在当时也露出不善的笑容,虽然很细微,如果没有论坛相册,恐怕秦余也没能觉察出来。
    所以,这个女人很有问题。
    当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下,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何况又不可能给韩溪他们看照片,所以难啊。
    可自己就要离开韩府,怎么能不替韩溪他们担心呢。
    随口问了一句,韩溪听后,也没当回事,只是道“早上的时候,她推脱身体不舒服,便没来了,还叫我给你说声抱歉呢。”
    秦余点了点头,他没有再问。
    ……
    一条黑暗的小巷之中,洪如玉正靠在墙边,他面目憔悴,显然这些天来,受到了多大的痛苦。
    沈从洲忽然没了,虽然贾公子没说什么,可他内疚啊,心理面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为沈从洲报仇。
    一名妇人提了个菜篮子,从街边瞧瞧地走过来。
    洪如玉见了她,对过暗语后,便问“你就是那个谭姑吗。”
    “是的,阁下想必就是洪公子了,属下受二公子所托,前来和你见面,不知你有什么差遣的?”
    谭姑一边说,一边还注意街道两边有没有熟人认出她来。
    “告诉我秦余具体的位置,就是他的新家。”
    听洪如玉说完,谭姑知道这个人想做什么,当即提醒道“贾公子说了,最近风声紧,而且还没到杀那人的时候,那人身边还有个厉害的丫鬟,想要杀他,怕不容易,所以,还请公子你放弃这个念头吧。”
    “这是五两银子。”
    洪如玉不由分说,直接拿出银子,想要贿赂谭姑。
    “奴家有怎么是那种轻易妥协之人?”
    “这是十两,爱要不要。”
    “公子,等等……”

章节目录

带着论坛回古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雁荡山的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雁荡山的雁并收藏带着论坛回古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