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莫卿是断不会相信有关扎哈的传闻的,毕竟突蒙的模样性情摆在面前,以圣武帝和几个皇子为例,父子间的相似程度是不可否置的,更何况突蒙深得扎哈宠爱,若说性情相差太多根本就是扯谎。那日营内血腥的画面历历在目,余莫卿还没有忘记西尔雅惨死的情形,可是作为这样一个凶残之极的男人的父亲,扎哈这一套太极倒也打得不偏不倚。
    不过没多久,余莫卿的心思又被另一件事吸引走了,“芸香,要说这图腾,必是与太阳神有关吗?”
    芸香略有思虑,“应当是的。流安族人以太阳为尊,尤其是皇室,除却这个口味独特的摄政王,其余之人都会将图腾伴身。原来百姓也是要如此供奉以示信仰的。但由于流安后技难力,大多数百姓都是边牧穷人,便专心养家糊口,若说再携有图腾的,便只有皇城中人又或是军人,哪怕是普通人家携有图腾,也多保守,并不敢外露被他人所辨。”
    余莫卿凤眸微眯,不禁回忆起冬郎腰带上那熟悉的图腾,“你说,冬郎既是流安人,为何偏偏对邢天耀言听计从,帮着他设计大昭也就算了,为何还对付起流安来了?”
    “主子想到了什么?”见余莫卿神色凝重,芸香小心翼翼地询问。
    “想不到。”余莫卿摇头,“我心中并无答案,只是好奇他与流安皇室可是有什么关系?毕竟我见他能将那图腾那般张扬外露,好似别人认不出来一般,分明是故意让别人猜忌。偏偏咱们对流安并不了解,反倒是没有看出他的身份……”
    “主子放心,等咱们到了太阳城,能掌握的消息也就多了。”芸香安慰道,“连头儿已经回国都调动,想来待咱们在流安的这几日会有更多支援的,不怕查不出虚实。”
    “如今也只能这么想了……”余莫卿微微靠后,仰头看着车顶,喃喃之语随着她失神的双眼愈渐变小。
    左右还需要等着突蒙的到来,余莫卿便微阖双眼小憩起来,反正她也不用下车,便交给风烈和永夜去处理这和亲团的后续了。
    突蒙也算是尽到了他这个小霸王的称号,待他带着迎亲队登临西街,天色已近傍晚。嫣红飞霞在天际划出一道绚烂痕迹,光线直射到西街街角,将虚妄的影子拉长,好似过往长河中的一缕云烟,让人迷醉不已。
    余莫卿原本尚在惺忪睡梦,耳边骤然响起吵杂声,伴随着粗暴的呵斥声。她揉了揉眼,“外面怎么了?”
    “世子到了。”芸香挑起窗帘的一角,别过脸解释道,“好似是风烈将军也没有多说,只交给了世子一封密信……”
    “他可真是个暴脾气,一封信便成这样……”余莫卿叹了一声,暗想若还有谁能引起突蒙的暴跳如雷,恐怕只有他自己都害怕的老爹扎哈了吧。只是这扎哈到底有多大能耐,除却能镇住这个残暴凶狠的突蒙,却也震慑着整个流安,当真是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枭雄?
    答案自然等待着她自己来寻找,婚车却已经再次行驶起来。
    “主子,将军下令启程了,咱们应当明日就能到太阳城了。”芸香又道,“主子还是继续休息吧,待醒来咱们就要开始应付真正的流安皇室了。”
    余莫卿轻轻应了一声,也懒得管外面仍在继续的吵闹声,冷笑了一声,便又昏睡过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病娇王爷腹黑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云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尧并收藏病娇王爷腹黑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