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汐今日作为不免有些太胆大了,回去的路上,千沫不免有些担心,问道,“小姐这般对待那个柳梦迪,就真不怕那柳言清在皇上那里告你一状?”
    “他倒是敢!也不想想他家儿女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好事,”慕容汐冷哼一声,“就是要他们家吃了这个哑巴亏,免得以后再自作聪明的给我找麻烦!”
    “若是他执意要算一算账呢,想他那日颠倒黑白的能力,而且皇上又对慕容家忌惮的紧……”千沫有些担忧的吞吐道。
    “那他也得好好想一想他到底又什么资格来和我计较,”慕容汐冷笑,“但凡他有一点脑子,就不会拿他辛辛苦苦爬上来的位子来跟我赌一把!”
    千沫看着这般态度的慕容汐,忽然笑了,“之前小姐对这皇城的消息格外抵制,我就以为小姐对这京中的事情一点也不知呢,原是我多虑了。”
    慕容汐怒气稍稍散了些,语气缓和道,“在安蓦尘那里待的久了,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
    千沫闻言,眉间却不经意的拧了一下。
    “怎么了,说到你不开心的地方了?”慕容汐看她。
    “倒也不是,”千沫摇头,“只是觉得,虽然消息是从王爷那边来的,可我觉得还是有些不大好,而且之前小姐也说过了,如今这里只有我一人,什么事情也照看不来,着实有些太不方便了。”
    慕容汐听完,莞尔一笑,“别急,过些时日就好了。”
    隐约猜出了慕容汐的意思,千沫不由坐正了身子,有些不敢相信又有些期待的等着她后面的话。
    慕容汐后仰在一旁,双手交叉在腹前,轻笑,“我想着,过些日子就将折秋送来的那些人遣走,再让墨竹将阁里的千字门中的一些人送来,你说可好?”
    千沫头点的如小鸡啄米,应道,“说来也就有千字门适合这里了,且有十娘在里面,自然是好的!”
    雪云阁看似人员繁杂,其实总共只有三大分支,每支十二人。以墨竹为首的颜字门,是红苕那些人,专门负责打架的事情;以千沫为首的千字门是专门负责处理阁内文案,处理阁内各种事物以及财务情况的;还有以秋童为首的问字门,专门用来打探消息的。再有的就是一些慕容汐新捡回来的人,在各个分支之间自由流动,说好听了就是流动人员,说白了其实就是慕容汐懒得安排罢了。
    今日心情大好,就连回家的路也觉得顺畅了不少,只是马车行至慕容府门前,却见门口立着一锦衣华服之人,细细看了一眼,原来是太子殿下。
    慕容汐只觉眉心突突跳了两下,只道事情不好。可无奈人已堵在了门口,不管愿不愿意也是要见一见这人的。思虑了半晌,她才下了马车。
    门口的小厮不知被遣去了哪里,空阔的大门口只有太子一人。也不知他站了多长时间,不过看情形,只怕是许久了。
    虽说初秋的太阳已经没了盛夏的酷热,只是现在正是正午,站的时间长了,只怕是滋味也不好受。负荆请罪的戏码吗?慕容汐心中冷笑,倒真是让他费心了。
    “太子殿下这是做什么?”慕容汐走至跟前质问道。
    “汐儿,”似是不知后面来了人,上官逸轩有些慌张的看着慕容汐,解释道,“我自知那日说错了话,不该贸然发脾气,今特来请罪,还望汐儿原谅。”
    “小女子无福,担不起太子殿下的一声请罪,还请殿下回吧。”慕容汐冷冷说完,便要离开。
    “汐儿,若得不到汐儿的一声原谅,那我便在这里不起了!”上官逸轩说着,便深深作了一揖。
    被这一揖硬拉停了脚步,慕容汐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她强压着怒气道,“殿下何至如此,白的掉了自己的身价!”
    “你我之前从来就没有身份地位之谈,这一拜,只求能换来之前的情分。”上官逸轩不觉什么,诚恳道。
    没想到他能隐忍至此,慕容汐心中气盛,却无处可发,只好恨恨道,“太子殿下言重了,不过是小吵小闹,哪来的原谅不原谅之说,殿下请回吧!”说罢就要回去。
    “汐儿!”上官逸轩又紧追着喊了一声。
    “我都说无事了,太子殿下还想说什么!”慕容汐气极,忍不住回吼了一声。
    上官逸轩低头,语气极为诚恳道,“我知道你因为这婚事怨恨我,可我也是迫不得已,父王的命令,又有谁能违抗的了,我所能做的,只有一心的对你好。”
    “有些话我恨不得掏心掏肺的对你说出来,可说出之后又免不了给你添堵,倒不如不说的好,”上官逸轩轻叹一声,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道,“如果可以,我也想,想成你之美,如果可以让你不再这么怨恨我的话。”
    “我知道我们之间已经有了太多的隔阂,还请你能放下这些偏见,重新从朋友开始好吗,只是朋友,再无其他。”
    太子这一番肺腑之言,诚心诚恳,任谁听了,石头一般的心都会被软化了。慕容汐顶着一张黑的彻底的脸,终是忍下了脾气,倒不是因为信了他的鬼话,而是觉得至少能让他退一步也是好的。
    看着慕容汐逐渐缓和下来的脸色,上官逸轩喜上眉梢,赶紧双手奉上了一张帖子,“明日我想在府上举办一场赏秋宴,还望汐儿能赏个面子,”怕慕容汐误解,上官逸轩又多补充了一句,“不是只有你我,别人也会去,只是一场赏秋宴,每年我们都会有的,”末了,又补充道,“昭王也被邀请了。”
    上官逸轩诚意十足,若是再驳了他的面子,便真的说不过去了,而且先稳定下来这个太子,总比成为敌人要好了许多。
    这么想着,慕容汐便接来了帖子,只是语气依旧不好,“殿下费心了。”
    上官逸轩像是渡过了什么大难,长出一口气,笑道,“你不生气了就好。”
    慕容汐却没什么神情,只是淡淡送别道,“太子殿下请回吧,若再是因为我病了,那我可真的罪过了。”说罢便自己先走了。
    上官逸轩含笑送别,直至看着慕容汐的背影消失不见了,他才返回了马车。
    对于太子此举,苏夏却是不懂,为何他家堂堂太子爷,要向着这般的一个女人低声下气,若是平日里的隐忍也就罢了,可是她,她如何至于?左右还有一个圣旨摆在二人面前,即便她再不乐意,难不成她还要违抗圣命吗?
    看出了苏夏心中所想,上官逸轩闭目,一手支着身子缓缓道,“只要是她不愿意的,别说一道圣旨,就是这个江山,她也敢反了。”
    苏夏心惊,看向上官逸轩。
    上官逸轩睁眼看向窗外,之前的温润太子已经不见,只剩一片凶光留在眼里。
    “这女人心思不比一般,若是留在在我身边,必将是成我一番大业,”上官逸轩咬牙加重了语气,“若是留不住她,那我便毁了她!”
    伪装的久了,难得见上官逸轩露出一次本性。苏夏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跪拜道,“属下愿为殿下鞍前马后。”
    ------题外话------
    央码字真的很慢的,而且还有拖延症,委屈你们啦,
    我要更加努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鬼阎王的独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念未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念未央并收藏鬼阎王的独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