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事忘得快差不多了,只记得被拉上车的那天以及之后。
    我哭闹了很久,甚至用绝食去反抗。
    可是那个阿姨并没有理我,她对我说,闹吧,等我读完初中,她就不管我了,去哪都不管我。
    我在等,等母亲来接我,可是我等了一个月、一年、又一年……她也没来。
    我都忘记她长什么样了。
    我尝试报案,却没有结果。
    不要这样对我,我怕。
    我怕黑漆漆的小房间,我怕没有人关爱的家。
    不知从何时起,我的世界出现了各种声音。
    男人的,女人的,孩童的,老年人的。
    慢慢的,我的脾气也变得暴躁。
    我尝试努力冷静下来,可是无济于事,我想,我可能病了。
    我去打童工,努力赚钱,想回到A市。
    某天下班,我捡了只小猫,它不好看,身上还腥甜腥甜的,可是我莫名觉得它很像我,我想给它一个家。
    带回家后,阿姨嫌它脏,要把它扔出去,我求了她好久,她才松口:要么它走,要么我走。
    我走后,她肯定会把猫扔掉。
    所以我靠着微薄的积蓄,去租了个地下室。
    开销多了,我又找了一份工,逃课上班,学校抓得严时白天边上课边眯着眼睛偷偷睡觉,晚上打工。叁点一线,成了我的生活。
    某天,我遇到了何茗,那个被小混混缠着的女孩。她醉醺醺的,像个烂泥一样,但还有点意识,嘀咕着什么。
    本来没想管的,只是小混混说的那句“没人要”烦到我了。
    何茗酒醒后,也烦到我了。
    烦我的猫没毛,烦我住的地方小,还烦外卖不好吃。
    臭女人,我直接把她踢了出门。
    日子一天天过去,新的爱,旧的爱,我发现人间没有人在等我。
    我累了。
    据说猫的寿命只有十几年,我决定鱼骨变成老猫去喵星后,也离开这个蓝哇哇的星球。
    没有鱼骨,我会更孤独。
    后来阴差阳错,又见到何茗,发现她除了有时候嘴欠,其他倒没什么,还挺有责任感的,一起在A市开了个小酒馆,一番打理后,生意还不错。
    再后来的某一天,我在酒馆看到了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女孩。
    我轻轻的走过去,听着她们的对话。
    夏子夕,夏子夕。
    这个熟悉的名字。
    耳边又出现那些奇怪的声音。
    于是,我去洗手间剪了个刘海,戴上了蕾丝面具。

章节目录

时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天向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天向向并收藏时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