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老想定睛细看,又觉得不妥。
    都怪苏时复渗透变态思想。
    恰好飘起的裙摆落回膝盖,厉老收回探究视线,重新打量苏穗明艳动人的脸蛋。
    “穗穗,我没想到小江会让你过来。这段时间,是不是闷坏了?”
    厉老对苏时复,爱之深责之切。
    这会儿苏时复去洗漱,眼不见为净,他对苏穗和蔼可亲、嘘寒问暖。
    苏穗没被看到在哥哥怀里赤身裸体,就挺会来事,一声声厉爷爷叫得厉老都不想再朝苏时复发脾气。
    待两分钟,厉老记起正事,总归苏时复自己动手,没祸害别的小姑娘,跟苏穗说一声,便匆匆离开。
    “厉爷爷再见。”
    苏穗目送厉老,直到他转弯,才关上门,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长吁口气。
    视线所及,是格外干净整齐的书桌。
    霎时,昨晚动荡香艳的性爱,犹如电影放映,一帧帧掠过脑海。
    她心跳加速,慌乱站起,转身撞上堵肉墙。
    避之不及,她踉跄后退,可一只有力手臂揽住她后腰,将她重新揽进温暖臂怀。
    “穗穗,厉老走了,你就投怀送抱?”
    苏时复微微弓腰,下巴抵在她细软青丝,语气温和,勾着暧昧的情欲。
    原本想驱散绮丽记忆的苏穗,感受到他心脏跳动,眼前浮现更多细节。
    耳畔嗡嗡作响,她仿佛能听见自己昨晚放肆浪荡的叫床。
    “苏时复。”苏穗拽落他胳膊,努力镇定,“厉老说,你今天迟到,就让你去南极。”
    她小脸紧绷,眸光严肃,一点不像信口胡诌。
    苏时复只问:“你舍得?”
    舍得!
    求之不得!
    苏穗压抑狂热欢喜,踮脚,软软手心抚摸他肩膀,“哥哥如果去,记得多穿点衣服。哥哥冻坏了,我会心疼。”
    “行。”苏时复说,“我记下了。”
    苏穗疑心他给她设套,警惕回顾用词,不等她找出破绽,苏时复低头亲亲她眉心,“我晚上十点回来。”
    “……知道了。”
    脚步声远去,苏穗困倦疲惫,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入睡。
    半梦半醒时,她骂他自恋。
    她根本不在意他几点回来。
    突然,她睁眼,指腹摩挲眉心,似有余温。
    怎么感觉,死变态好像温柔很多?
    苏穗害怕,翻身,蹂躏他被子,发泄没多久,就沉沉睡去。
    晚上十点。
    苏时复如约回来。
    苏穗按照惯例,递杯温水给他。
    他接过,仰头灌水,疲倦导致的烦躁平复不少。
    她乖乖站在旁边,等他喝掉大半,她捧走杯子,主动添水。
    乖巧得不像话。
    苏时复拧眉,他倒希望苏穗从此离不开他,乖乖听话。
    可他清楚,现在她殷勤,别有所图。
    ……算了。
    他并未戳穿,边解纽扣边走向衣柜,“我洗澡。”
    苏穗热情道,“哥,要我帮你搓背吗?”
    这级别,给他水里下药了?
    他答:“好。”
    宿舍整体空间小,早上他假装打地铺,草席就占了过道。浴室空间同样有限,只能淋浴。她说是给他搓澡,实操变成她站在他身后,小手掐掐弄弄他腰侧,时不时还碰到他臀线。
    此时此刻。
    苏穗终于意识到,她有点馋苏时复的身材。
    估计两人做爱太多,她终于把他当男人,而非哥哥。
    苏穗抗拒之余,又有些许庆幸。
    “苏穗,我硬了。”
    苏穗本能后退,“……不行。”
    “下面疼?”苏时复转身,见她点头,就问,“那给我口交?”
    苏穗:“……”
    总觉得,他在厉老面前“承认”看片自慰后,言辞更放荡了。
    权衡一番,苏穗跪在他面前,先用毛巾擦拭蛰伏的性器。
    浴室灯光炽亮。
    她头回连它的纹路都看得分明,臊得全身发热。
    苏穗咽咽口水,扔开毛巾,小手握住阴茎根部,灼烫的温度和扎人的阴毛,数次害她手抖。
    但她终归有些经验,扶稳棒身,娇唇怯怯亲吻水色清润的性器。
    不等她张嘴含住,苏时复一手拎起她,“苏穗,你背着我干了什么?”
    她目光躲闪,“没,没有。”
    “行。”
    苏时复打开水龙头,温热水柱瞬间冲淋而下,纯白睡裙瞬间紧贴她身躯,勾勒曼妙曲线。
    大手钻进裙摆,他利落撕裂她的内裤和胸衣,“注定要跟我做爱,何必穿?”
    男人久违的戾气令她畏惧,在他掌下的身躯,瑟瑟发抖。
    她已是真空。
    湿透的白裙根本遮不住红肿挺立的奶头,颤颤晃晃的玉乳,以及他痴迷的少女蜜地。
    “哥?”
    她试图撒娇。
    但他充耳不闻,掐腰提起她,钉在墙上,隔着薄透布料,叼住她饱涨的乳粒,凶残啃咬,听她低声痛吟,他反而加重力道。
    又卡在出血的节点,他放过右乳,亵玩左乳。
    期间,他滚烫粗长的阴茎,插进她腿缝,横在穴口。
    性器贴合的地方,滴滴答答溅落水珠——
    她被玩湿了。
    可苏时复并未就此作罢,双臂用力,再次将她高抬。
    姿势变成她岔开腿,春水泛滥的花瓣在他唇前翕动。
    感受到他呵出的热气,她两手垂落,试图按住他肩膀。可他力气大,顶开她的手,张嘴吮弄她娇嫩穴肉,长舌抵开细缝,牙齿碾磨。
    比起她记忆里的情趣,他这次显然是惩罚的力度。
    她痛爽交织,摇摇欲坠的体位令她弓腰,抱住他脑袋。
    软哒哒的奶头数次擦过他眉毛,更催发他的兽欲。
    “苏时复!”
    对沉溺欲海的兄妹来说,江慈的声音遥远又缥缈。
    苏时复刺激的口活,令苏穗高潮连连,起初根本没反应过来:救星来了。
    反倒是苏时复,瞬间知晓苏穗反常缘由。
    未知滋生的暴戾消散,他忽而邪笑,唇舌放过红肿的娇穴,单手抱几乎赤裸的苏穗走出浴室。他将苏穗扔到床上,迫使她面朝门口跪着,卷起可怜的睡裙,早就硬挺充血的阴茎,从后面插进湿软的小穴,“江慈,钥匙没换,你可以进来。”
    话落,他捂住苏穗的嘴,捅开骤然紧缩的层层软肉,“穗穗,想跟她走?”

章节目录

止渴(骨科)1v1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春光正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光正好并收藏止渴(骨科)1v1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