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桌人努努嘴,道:“他说自己曾为谢少侠算过一卦,眼睛就是在那一卦后伤的,是上苍罚他泄露天机。为此,他本不打算再为人算卦,特地改了营生,成了一名说书先生,只是实在技痒,这才定好每日说完书为人算上一卦,只算好卦,卦钱要这个数。”
    他搓了搓指头,比出一个不菲的数字来。
    青年问:“这么贵,可有人算?”
    那人看着说书人,语气不乏酸意:“他算出来的只有好卦,寻常人谁信?那卦钱也不便宜,只有富家子弟才会花钱讨个好彩头。真遇上走投无路的,他还劝人把钱留下做别的事去呢,摆明算卦就是骗钱,好在还算心善。”
    青年点点头,看着远处不少人在争这算卦机会,笑了笑,起身。
    换桌人惊讶道:“你也要算卦?”
    青年点点头,又问:“对了,他为谢连州算的那卦是什么结果?”
    换桌人没想到他突然问这个,一时觉得有些古怪,但还是答道:“飞龙在天之象。”
    青年摇头失笑,在他走向赵先生之际,耳朵微动,好似听到一些旁人未听见的兵刃相接之声,脚步一转,便朝茶寮门外走去。
    换桌人见他举动,有些好奇,跟着来到门外,看到空荡荡的一片景色,疑惑道:“你不是要去算卦吗?”
    青年将瘦长的食指立于唇前,示意噤声,换桌人不自觉地吞下未问的话,配合地保持沉默。
    不一会儿,他便知道缘由了。
    远处来了一黑一白两人,乍一看宛若范谢两位无常,仔细瞧着,才发现是两个正在相斗的青年。
    那两人均是用刀,缠斗凶狠,难分胜负,眼见离茶寮越来越近,也不知他们是否停下,换桌人一下紧张起来,刚打算拉着青年提醒于他,便突然反应过来,这便是青年早早出来所为之事?他和他们是一伙的?
    换桌人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青年没有在意他的举动,他只是静静看着两人比试,清楚看见两人面容时,突然笑了一下。
    衣裳一黑一白的两个青年没有波及茶寮和他人的打算,尽可能地局限在茶寮前的空地之上,可打到上头时,难免过了分寸,眼见要朝茶寮正门而来,换桌人惊呼出声。
    青年翩然落至两人刀尖针锋相对之处,巧妙避开锋刃,伸出双手,皮肤金光微泛,长指一夹,两手便拿住黑白青年双刀。
    “什么人!”两人近乎异口同声,怒气冲冲地看向扰事之人。
    就在换桌人为青年大为担忧之际,茶寮中的众人终于听到声响,纷纷赶来,正好撞上这场热闹。
    双眼失明不便于行的赵先生竟也没落下,拐着盲公竹,“哒哒哒”地来了。
    青年的手指不知是什么做的,坚硬得好像石头一样,拿住两人长刀之后,便强行压着两人放下刀兵,道:“你二人打了四年,还没打出个结果?”
    这话一出,两人手上力道微松,刀尖落地,他们一致看向青年,皱着眉思考那张脸为何熟悉。
    “铿”的一声,加了玉石的竹杖落地。
    “谢、谢大侠!”
    两个青年这才想起来,眼前这张熟悉面孔究竟何时见过,四年前,他们第一次来这茶摊比试时,谢连州便替他们提前决出了胜负!
    谢连州道:“你们如今用刀?”
    两人一下面色涨得通红。
    他们原本用剑,如今用刀……说起来也是因为听了谢连州的故事。
    谢连州道:“刀剑不重要,顺心顺意即可。”
    见两人一时半会不会再打,谢连州走向那个因为认出他而摔倒在地的说书人,将他一把拉起。
    “赵半仙。”他玩笑一样唤着。
    赵半仙立时哆哆嗦嗦起来。
    他生来记性好,自从江湖中四处流传谢连州的画像后,他一眼便认出谢连州曾来过此处,借着谢连州的名声和茶摊一拍即合,成了此处说书先生,常常说些谢连州的传奇。
    此刻,他脑中飞快闪过谢连州杀过的人,生怕自己马上成为下一个,只听谢连州道:“你的眼睛……”
    赵半仙立时道:“我还是装的!”
    将其他人的愤然议论都抛诸脑后,一心等着谢连州的反应。
    谢连州笑了一下,道:“‘再’为我算一卦?”
    赵半仙怔了怔,抬眼看他神情,放松一些,身上冷汗才彻底流了下来。
    谢连州率先踏入茶寮,赵半仙健步如飞,快速跟上,其他人眼见没有危险,纷纷跟着挤了过去。
    只有换桌人还呆在门外,惊讶于自己竟然跟谢连州同桌喝茶,隐隐听见里边传来赵半仙的卦象:
    “闲云野鹤,自在逍遥之象。”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
    小谢再见!
    这一篇太长了,写完想要休息一段时间。

章节目录

狂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眼镜腿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眼镜腿儿并收藏狂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