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仇恨的那些年,他不曾喜悦过,从来不知欢喜为何物。
    可自从心悦了她,慕珑渊才惊觉过去的自己有多么乏味。
    手握大权又如何,还抵不过她莞尔一笑。
    此时,他紧紧地握着夏浅薇的手,情不自禁的放在了自己的心口。
    “不论你从前是谁,本王只知道,本王钟情的女子名为夏浅薇,此生唯一。”
    这少女的眼眶不由得一红,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回想起二人经历的生死重重,她相信,她愿意相信这名男子口中的每一个字。
    “其实,我也是。”
    夏浅薇郑重的开了口,如若曾经的生不如死,是为了今生与他相遇,那么夏浅薇请求上天宽恕,宽恕她曾经认为命运不公上天不仁,夺走她的一切。
    她何其有幸,能让这样一名痴心的男子将自己铭刻在灵魂深处,哪怕前路凶险,如慕珑渊所说,万丈深渊,她也愿意与他携手一遭,无怨无悔!
    清风微拂,璀璨的阳光下,相拥的两人在地上投下了长长的剪影。
    他终是忍不住俯下头来,小心翼翼的轻触着那微薄的唇瓣,鼻间是他所熟悉的草药香,这一吻,只愿天荒地老。
    “丫头,若本王带你离开辰国,你想去哪里?”
    “想……我找我师傅和师母。”
    “好。”
    ……
    一月之后,太子率大军凯旋,幽王大婚,辰皇大赦天下,金云两国使者纷纷前来献上厚礼祝贺,十里红妆声势浩荡,百姓津津乐道。
    华灯初上,曾经人人避之不及的幽王府却是热闹非凡,与此同时宫墙之上,太子慕元与忠勇将军冷玉寒并肩而立,望着那似乎喧嚣着喜悦的方向。
    “殿下不去喝酒,可是真的放下了?”冷玉寒平静的开了口,而慕元只是微微张了张嘴,很快却化成了一片苦笑。
    “母后已经为我挑选了适合的太子妃,半月之后完婚。”有些人有些事,注定无缘,也注定成为心口的一颗朱砂痣。
    慕珑渊将抵御金军的功劳让给了他,而且,曾经那个经商鬼才柯政,也被慕珑渊送到了他身边,献上了数个心思新颖的经济之策,幽王的种种举动好像都在告诉他,江山和美人,他别妄想兼得。
    经过了这么多场战役,慕元也不断自省,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若要保护他的黎明百姓,自己岂能还有那么多的私心,那么多的儿女情长?
    “你呢?”
    冷玉寒迎上慕元善意的目光,那些时日他们并肩作战,早已放下了之前的隔阂,有种说不清的默契和情谊。
    “忠勇府太忙了,没空想那些儿女私情。”幽王那个混账,果然没有把他当朋友,自己居然对他诈死之事一无所知,直到先前边境与金国大战时,一队神秘人马相助,他才后知后觉。
    而今,他被委以重任,越发体会到自己身上的责任和使命。
    两人又是陷入了一阵沉默,一想到今日是慕珑渊与夏浅薇的洞房花烛夜,就有种寂寥与不快在心底蔓延。
    “不过……”
    “不过……”
    他们目光一闪,诧异的对视了一眼,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若将来有一日慕珑渊负了她,那可别怪他们不顾手足之情,不顾朋友之谊!
    ……
    而后金云汴辰四国,重新签立盟约,保四国百年不战,百姓乐享太平。
    不料,三月之后,幽王与幽王妃齐齐失踪,下落不明,而有人曾于江南山水园林之间偶遇一对谪仙般的璧人,男子俊容无双,女子绝色倾城……

章节目录

嫡妃惊华:一品毒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浩瀚之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浩瀚之渊并收藏嫡妃惊华:一品毒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