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长姐也好,皇上更好。万通道:眼看着一年就到头了,是不是,他们就都......。
    应该是......。w吴有为也不敢保证。
    毕竟还没过完年么。
    俩人吃着火锅聊着天,感觉日子过的很惬意。
    乙卯,右侍郎刘健为礼部侍郎兼翰林学士,入阁预机务。
    吴有为他们顿时高兴了,在海外楼中楼摆了三桌,给刘健庆祝。
    海外楼中楼吃的都是家常菜,五花肉炖酸菜,小鸡炖蘑菇等等,炒菜也有一些,主食是玉米粥,玉米饽t孛。
    还有一份西红柿鸡蛋汤。
    这一桌也就三两银子,算不上是奢侈。
    众人庆祝也有个分寸。
    入了阁,恭喜啊!吴有为是真心实意的恭喜刘健,早知道这个家伙会当阁老。
    都是皇上厚爱。刘健小声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我入阁,我以为会是张升,结果不是。
    他才从外面回来几年?吴有为道:六部都还没轮遍呢,怎么会入阁?要入,也得过几年。
    刘健笑了:其实,我觉得你最合适。
    我不合适。吴有为摇头:我是东宫的左春坊大学士。
    东宫,是储君的地盘,所有的人,都是太子的,他要是当了内阁,岂不是成了皇上的臣子,那太子怎么办?
    吴有为要入阁,也得等太子殿下登基当了皇帝再说。
    刘健一想,也是。
    十二月壬午,宪宗皇帝以宫中喜庆为由,再次减免天下赋税的一半。
    反正大明不缺钱粮,减免就减免吧。
    因为他减免的都是百姓的,而非商家。
    如今大明的水泥大道四通八达,货物流通,商业繁荣,这商税也丰厚了许多。
    加上大明的属国往回运送的金银等物一直络绎不绝,国库丰盛着呢。
    俗话说,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
    煮腊八粥了,年就已经近了。
    家里人一如既往地张罗过年,唯有万通跟吴有为越来越紧张。
    如果这一年平平安安的过了,是不是真的代表,吴有为更改了历史,且更改的是大历史。
    只要这一年,成化朝不结束。
    腊月里天气冷,这一年尤其的冷,吴有为预感到小冰河时期应该是到来了。
    他越加的觉得,自己能改变的是人,而非天气。
    腊八过后,张罗过年,杨柳有了身孕,不能多做什么,只能在家养胎,加上还有个孩子要照顾,没办法,只好请了娘家老妈过来帮忙带孩子。
    小年的时候,吴明德祭灶,吴有为看热闹,甚至还偷了灶糖,带去跟大孙子分享,被亲家母逮到,没收了他们的灶糖,爷孙俩都苦着脸,样子太像了。
    还是徐娘看的笑了,找厨娘拿了一块长白糕给他们:吃吧,这个不太甜。
    爷孙俩这才展露笑容,分食了一块长白糕。
    等到小年过后,朝廷就封笔了。
    百官放假,回家过年。
    吴有为在家裹着棉祅,跟大孙子一起,坐在暖炕上,透过大玻璃窗,看外面的大雪纷飞。
    满天的烟火,家里人喜气的吆喝,小孩子们的笑声传遍家里的边边角角,鞭炮的声音,提醒人们,又是一岁过去了。
    万通握紧了吴有为的手:这一年,过去了!
    是啊,这一年,过去了。吴有为兴奋地道:都过去了!
    万通点头,眼中寒光冷冽,却倒映着吴有为的身影。
    俩人相握的手,每一年都没有松开。
    胖官想跑过来找爷爷玩儿,被父亲抱了起来,一起去放小鞭炮了。
    是年,安南、暹罗、哈密、土鲁番、乌斯藏、琉球等三十个属国和部落入贡。
    甚至,还有航海而来的西班牙人,这一年到京城的还有白墨等一行三十二位通译官,给远道而来的客人们做通译。
    这是西班牙航海家第一次见到东方的富庶,他们参加了番邦属国对大明皇帝的朝见。
    成华二十四年,春,正月,己亥,大祀天地于南郊。
    新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远方而来的西班牙人。
    没有人知道他们那儿是什么情况,同西班牙人一起来的还有那几个传教士,他们就像是找到了组织一样,腰板儿都硬了三分。
    吴有为见到他们之后,直接就跟白墨说了他们的情况,白墨现在已经是一个拉丁语通了,他用拉丁语说了吴有为的话,西班牙人十分惊讶,远隔千万里,这里的人们竟然知道他们的情况,甚至,一些隐秘的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顿时没了高傲的气焰,也好好的跟大明商谈国事了。
    不过,宪宗皇帝没了跟他们商议的兴趣,将事情都丟给了鸿胪寺,他要给儿子选儿媳妇喽!

章节目录

白云深处有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初吻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吻江湖并收藏白云深处有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