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那边是一群什么样的亲戚,他们对她态度怎样,他不去也能猜到。
    感觉背上的人略微动了,他知道她醒来了,沉着声音问她:“去我家有人为难你吗?”
    他后颈感觉到她笑时吐出的温热气息。
    她摇头,语气轻松,眼里的笑也像是真的。
    “没有啊,阿姨和姑姑还要送我珠宝,我觉得太贵重没要。”
    许箴言点头。
    “以后她们送你东西,你可以要。”
    之后又是沉默,程安好望着今晚夜空中格外圆的月亮,眼里渐渐涩了,她借着酒劲又问:“许箴言,我们是明天领证吗?”
    他神色一滞,“嗯”了声。
    “许箴言,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他很耐心。
    “三个月前我们相亲见了一面,你说你想赶在爷爷去世前结婚,我毫不犹豫答应了。”
    “你会不会也觉得,我是那种只想嫁给有钱人的女人,我嫁给你,就是高攀了?”
    许箴言不自觉皱眉,握着她大腿的手掌收紧,语调微冷。
    “谁跟你说的这些。”
    “程安好,我们是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但我跟你结婚,是把你视作未来平等相处的妻子,你不要妄自菲薄。”
    她笑,望着他的发顶,眸光里淌着温柔月色,听到他的声音,格外醉人。
    再次昏睡过去前,她在他耳边轻轻嗫嚅。
    “许箴言,别人眼里我是不是高攀又如何?”
    “你和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了能不卑不亢地再次站到你面前,我努力了多久。”
    她声音很小,他没听清,再次问她时,她没了知觉。
    程安好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到了很多年前的夏天,一个身穿白卫衣带着耳机的少年,手握冰激凌,靠着学校的灰墙,又坏又痞地笑。
    她成人后一直给自己灌输的思想就是平淡是福,她未来的另一半,不必多光彩夺目,只要能跟她平静地过日子就行。
    后来程安好发现,这个愿望的前提是,她能把记忆里那个太过耀眼的人彻底剔除。
    她努力了六年,以失败告终,最后,她只好臣服。
    程安好跟世上很多很普通很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努力而乖地学习,考大学,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以后再找一个不算多爱但能过日子的男人。
    她唯一做过最叛逆的两件事。
    一是十七岁那年,她考上本市的C9高校,却撕了录取通知书,跟全家人作对,坚持复读,第二年如愿以偿去了B大。
    二是二十七岁那年,她相亲遇到了故人,他完全不记得她,没有感情,没有海誓山盟,甚至他的职业,都给不了她寻常夫妻的陪伴,但她还是义无反顾选择嫁给他。
    人人说她是高攀,却不知是谁高攀了谁?

章节目录

佛不渡你我渡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楠阿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楠阿珠并收藏佛不渡你我渡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