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爱这个孩子。
    江寥食言了,他并未将所有的爱倾注给女儿,反而发疯了一般没日没夜地钻研傀儡道,力图做出能替代万里霜的傀儡。
    我视为幼稚孩童的江寥实则拥有着天才般的头脑,却也会在可笑的选择中出错,浑浑噩噩。
    杜若出世了。
    我第一眼见到她便知道不是万里霜。
    即便她们拥有着一模一样的外表,也改变不了杜若是傀儡的事实。
    她和我是一样的,为满足活人的私欲而降生在这世上。
    我们都没有自由,注定受人驱使。
    傀儡永远变不成活人,我知道,却仍弥足深陷,总是期盼奇迹的降临,为零星的希望而挣扎不休,最终只会得到更大的失望。
    江离一日日长大,江寥也在一日日变老。
    我很少再见他们,有时会站在宫中最高的摘星楼上眺望,也只能看到万里霜留下的霜天降。
    杜若倒是会时而不时地入宫找我,看在她与万里霜生着同一张脸的份上,我倒不排斥,却也算不上热情。
    只是同她单纯地打架切磋,聊一聊江寥的事,再看她落败时紧蹙眉头的模样,轻轻地摇头。
    名义上她是我的妹妹。
    许是再过上几年,她也会被赐姓为赫,随后封为亲王,重蹈我的覆辙。
    “你为何不见主人?”
    杜若的刀步步紧逼,无一不是杀机,她的人也如是,见不到万里霜的丝毫温柔,只有冰冷而残忍的屠戮。
    我用双指夹住了细而薄的刀刃,稍一用力便碎成了齑粉。
    “见了也没话说。”
    我们曾亲如家人,如今却连见面都成了奢侈,同在京都也要靠信使传递消息。
    书信上不过是简短的命令与回复。
    再没了谈天说地、胡言乱语。
    也罢,我也可以有自己的生活。
    我交了朋友,将他封为襄王,襄者、助也,我知道他动机不纯,似乎有挟天子而令诸侯的想法,但那又如何?
    异姓王中我最讨厌的便是端王,那是个格外麻烦的女人,终日吵得我头疼,又是给我绣那些毫无用处的帕子,又是问我她穿什么好看,说我不该如此、不该那般。
    我将她一贬再贬,发配到了最偏僻的琅城。
    临走时她一反常态地没哭,双眼通红,沉默着绞碎了自己所有的华裳、扔掉胭脂水粉、剪去及腰长发,提着长.枪便策马直奔琅城,一次头也不曾回过。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满朝文武大臣皆异口同声:“陛下是天子,永远不会犯错,错的是臣民。”
    是么……
    可我在看到她背影的那一刹那,竟有些后悔,想喊她回来,口却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像万里霜还在时一样,是个废物。
    万里霜的忌日时我去了她的墓前,江寥早已到了。
    “寥少爷。”
    我主动唤他,如同多年前一般。
    他身形一顿,银丝衬得整个人风霜而苍老,回头冲我艰难地笑了笑。
    “凌霄,你来了。”
    我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曾经名动一时、令天下女子爱慕的无双公子。
    他只有二十九岁,却似知天命之年,深陷的凹眼窝与骨瘦如柴的身体无一不昭示着寿命将至。
    “凌霄,”江寥看向我,“你恨我么?”
    我将怀中的面具取了出来,淡淡地开口:“都这么久了,还说这个做什么。”
    江寥十二岁生辰那晚,江府热闹异常,只有我独自坐在傀儡房,看着自己的同族被铁炉烧成汁水,熔铸成面具。
    根本不需要绑起来,他们很听话,乖乖地自己躺了进去。
    “当我的小弟,保你吃香的喝辣的,乖乖跟着大哥我,前途无穷啊!”
    胖团子笑得格外嚣张且傻,垫着脚将面具盖在了我的脸上。
    我将面具放在了他的掌心。
    “这是你送我的唯一一件礼物,可还记得么?”
    他看了一眼,眸中微动,不知在想些什么,最终将面具随手丢在了地上,扬长而去。
    “不过是一块废铁。”
    面具磕坏了一角,我抱着它呆呆地站在万里霜坟前,眼眶潮湿,机油止不住地涌出身体,我费力地去擦却根本擦不完。
    回宫后,我召了民间最好的偃师,替我修补这副面具,即便重新补好了缺失的一角,我却总觉得那一处十分碍眼,像一只丑陋的虫子,蚕食着我渴望的一切。
    襄王爽快地同意了助我,端王沉默了许久,最终一言不发地率大军而至京都外。
    闭上双眼,动了归一窍之后的事情记不太清了。
    我已不再是我。

章节目录

美人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棠初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棠初晓并收藏美人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