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肉刺(H)
    许许多多的念头在沉玥脑海瞬间炸裂,譬如为什么卜辰会提出想要跟她私下进餐,譬如为什么明明缺少运动量,卜辰却能拥有其他电竞选手完全不可能拥有的线条和肌肉。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沉玥第一个下意识的反应就是伸手抓住了卜辰额前的那对夸张的犄角,指尖开始沿着他崎岖的纹路一路向后摸。
    卜辰伸手握住了沉玥逾越的右手,语气变得有些不善,“你知道随意触摸别人的犄角代表什么吗?”
    沉玥如梦初醒,忙松开手道歉,“对不起,我就是想看看它是不是真的……”
    她小心翼翼地看着眼前无论是气质还是气场都大变样的卜辰,右手还是蠢蠢欲动,“要不你还是告诉我代表着什么,我再决定要不要继续摸。”
    “……”
    卜辰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言简意赅。
    “是挑衅,或者求偶。”
    沉玥的手仿佛被烫了般猛得缩回了自己的背后。
    卜辰屈腿随意坐在沉玥的面前,他现在的体型,就算是坐在地上,视线也几乎能与沉玥平视。
    沉玥的目光又忍不住地落在他那对长犄角上,好奇的问题层出不穷。
    “平时这个犄角你都藏在哪?把它顶在头上不会很重吗?你们妖怪不应该用法术打架吗?这对角难道是你们用来发射法术的媒介?”
    她注意到卜辰的脸在随着她的问题而越变越黑,理智地选择了闭嘴。但是好奇心实在是害惨了沉玥,她在椅子上坐立难安,破罐子破摔道,“要不这样,一顿饭,换我一个提问,行不行?”
    卜辰终于确认,眼前的人类女性并没有因他的妖怪身份而夺门而逃,也没有因他的容貌狰狞而吓得瑟瑟发抖。
    他有些在意地率先提问,“你为什么不好奇我为什么不是人类?”
    沉玥被卜辰的问题给问得一愣。
    她答得毫不犹豫,“可你本来就不是人类啊。”
    她指了指卜辰的犄角,又指了指他的眼睛,由衷地赞美,“很美。”
    卜辰突然想起了白天苍白与他聊起沉玥时那复杂的笑。
    苍白跟他说,不如跟沉玥谈一谈,你会跟我一样选择信任她。
    逼仄的房间里,卜辰能够一眼看穿眼前的沉玥。在她带笑的眼睛里,没有惊慌、没有闪躲,有的只是兴奋、好奇,还有对他不会伤害自己的全权的信任。
    这就是沉玥,一个与他先前所接触过的人类截然不同的人类。
    他没有再傻兮兮地追问“你真的不害怕我”这样明知道答案的啥问题,而是起身,再一次调整了自己的身型。
    沉玥看着眼前又小了一号,基本接近正常人类体型的卜辰,悄悄松了口气。
    “一顿加餐,一个问题?”
    卜辰靠近着沉玥确认。
    沉玥下意识地将自己的双腿都缩回了电竞椅,支支吾吾想要抵赖。
    卜辰豁出去了,加重自己的筹码。
    “外加多摸一次犄角。”
    沉玥眼睛发光。
    “成交!”
    沉玥衣衫完整地坐在了自闭室的桌面上,双腿悬空,手指试探性地插进了埋首在她双腿间开始尝试进食的卜辰的发间。
    仿佛动物皮毛一般新奇的触感,随着他舔舐动作而微微刮擦过她大腿内侧的一对野性犄角,让她的身体湿得比往常更快一些。
    她的指腹一点点耐心地感受着它们超越人类想象的复杂纹路,流畅又充满霸气的犄角形状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被沉玥摸犄角摸得瘙痒难耐的卜辰一双竖瞳蕴藏着汹涌的情绪,自下方恶狠狠地瞪着沉玥。
    他刚才没有撒谎。
    对于他的种族而言,犄角是比生殖器来得更为敏感的性爱器官。
    口中原本甘甜的汁液在一瞬间似乎也丧失了原本的滋味,卜辰解开自己身上的衣物,赤裸着上半身,想让房间里的空调稍稍缓解自己躁动的心情。
    丝毫没有察觉卜辰不安的沉玥变本加厉地开始用两只手来抚摸对方的那对大到夸张的后弯黑山羊角,在指腹轻轻半圈住卜辰坚硬犄角根部的时候,卜辰用力地将自己的舌头刺进了沉玥湿润润的花穴。
    “啊——!”
    沉玥被他的舌头插得在原地跳了一下。
    她的双手下意识地握住了卜辰的犄角,双腿也不自觉圈住了他的脑袋。
    卜辰的舌头开始顺着她紧窄的内壁不断地突进,沉玥的腰轻轻后仰,毫无防备的整个阴花都绽放在了卜辰眼前。
    想……跟对方做爱。
    一个猝不及防的念头突然出现在了卜辰脑海。
    不是享用食物般享用眼前的沉玥,而是像正常异性那样,做爱。
    卜辰轻喘着将自己的舌头从沉玥的花穴内抽出,浓郁甜美的汁液流淌过沉玥粉色的稚嫩小穴,让她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诱人的芬芳。
    卜辰加大力度再次舔上沉玥的花穴。
    那些方才来不及处理的淫液被他粗粝的舌头一点点地卷起舔舐,沉玥的身体越仰越高,兴奋的呼吸声和攀附着他的犄角而不断冒汗的双手都展示出她现在的状态有多适合交配。
    他悄无声息地将桌子上的沉玥半抱着靠近自己,狰狞的欲望钻出裤子的束缚,轻轻接近着对方的甜美所在。
    下半身开始感到空虚的沉玥下意识地抱住了卜辰。
    她张开嘴,主动亲吻起对方带着些许甜味的嘴唇。她撬开卜辰的嘴唇,用柔软的舌头去勾他的硬舌。
    她的手指依旧深插在卜辰的长发之间,另一只手则不安分地抚摸上卜辰赤裸的上半身,将他拉近自己,不耐地在他的身上磨蹭着。
    终于,她感觉到了又熟悉又陌生的滚烫异物抵在了自己完全湿润了的花穴入口,沉玥迷迷瞪瞪地低头向下一口,双眼立刻圆瞪,想要躲开眼前的致命危险男人。
    “嘶——”
    身体完全被钳制的沉玥又哪里躲得过卜辰蓄谋已久的求偶。
    硕大无比的野兽龟头刚刚插进她的体内,沉玥就不得不用尽全身力量,想要将那足以将她身体完全撑开的巨物给挤出自己紧窄的小穴。
    卜辰的脑门上也满是被沉玥这一夹给逼出来的冷汗,他感受下胯下突如其来的紧致吮吸,在湿润宛如天堂的女性身体里,一鼓作气,将从未体验过这般美妙感受的男性欲望给重重挺送到了对方身体深处。
    沉玥瞬间高潮,双腿无力地垂在了卜辰紧绷着的腰边。
    她呜咽地用手敲打着卜辰的身体,浑身无力地骂骂咧咧,“你……犯规……”
    卜辰又在她体内抽送了一下。
    沉玥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开了闸的水坝,被刺激而出的爱液泄洪般自她的体内涌出,她能够再清晰不过地感觉到卜辰如猫科动物般结实且带着肉刺的欲望是如何重重地挺进她的花穴深处,又是如何在拔出时刮擦过她的敏感内壁,逼迫着她夹紧身体将之挽留。
    始作俑者卜辰脸上甚至还流露出满足神色,爽到嗓音沙哑,“你里面好湿,好好插。”
    你全家都好插!
    沉玥被干得险些爆粗。
    普通男性根本不可能拥有的那些肉刺简直就是逼疯女人的性爱利器。卜辰一挺腰,她就被插得自嗓子里溢出一段急促的呻吟,她的声音就像是最好的兴奋剂,鼓励着卜辰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进出的幅度越来越猛。
    很快,缓慢的啪啪声就变成了猛烈的撞击声。猫科动物无与伦比的爆发力和腰力让被卜辰完全压在身下的沉玥因承欢而全身不住颤抖。
    她只能拼命夹紧卜辰的欲望,强迫他在自己体内停留得更久一些。但这种火上浇油的举动无疑是助长了对方的气焰,她的腰被卜辰的手温柔地搂住,寻找到最佳角度的卜辰开始一次又一次彻底进出沉玥的身体,完全舒张开来的欲望就像一条灵活的肉鞭,不住鞭笞着沉玥的阴道。它粗鲁,却又柔和,每一次刮擦过她的甬道都会留下清晰的触感,但柔软的肉刺表面又不会真正伤害她娇嫩的花穴。
    “呜呜呜……”
    沉玥逐渐丧失语言,只能在绝顶的快感中发出单调的呜咽声音。
    快要被眼前的男人给彻底干穿了。
    由内到外的彻底干穿。
    他怎么会清楚的知道她的每一个不为人知的敏感点?他怎么会发现她甬道里那些深深浅浅的从不曾被其他人触碰的隐秘部位?
    卜辰的抽插,就像是每一下都恰到好处地撞在了她的G点上,连带着,还牵动了其他会令她觉得幸福的地方。那种名为快感的东西在她的体内涨潮般汹涌,她甚至都记不清自己在这样彻底而狂野的性爱中高潮了多少次。
    终于,在又一次短暂的失神后,沉玥察觉到了卜辰精壮身体的片刻停滞。
    那结实而滚烫的肉鞭再一次深深埋进了她的身体最深处,被反复抽插干上极乐的子宫口微微张开,一股急速又浓郁的精液激射进她体内,引得她再一次双眼闭紧、大脑一片空白。
    发泄过后的欲望缓慢地从沉玥的体内抽出。
    第一次做爱,或者更准确一点,第一次并且用类人的妖兽形态跟人做爱的卜辰呆愣愣地看着自沉玥花穴中不断涌出的巨量白灼,呼吸有了片刻凝滞。
    他突然想看一看,当自己用完全妖兽形态跟眼前的沉玥交配过后,她被灌满的小穴又应该是如何艳丽而淫糜的场景。
    她的甬道大约会被完全撑开,如洪水般的精液或许还会将她的肚子给撑得微微鼓起来。她紧窄的甬道和子宫根本不足以接纳如此量的精液注入,所以势必会像现在这样,一股又一股,将他方才射进去的精华缓缓排出。
    卜辰觉得自己宛若一个变态。
    但是想用妖兽的形态跟沉玥做一次,或者做很多次。
    这个念头光是一想,他都觉得自己的犄角和身体都诡异地兴奋了起来。

章节目录

[电竞]男神,操粉吗(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花欲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欲燃并收藏[电竞]男神,操粉吗(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