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分神的一瞬间她突然感觉到后背传来一阵疼痛,一只丧尸竟然一口咬在她的背部!
    “嘶——”戴思薇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转身一脚踹开身后的丧尸,还是强忍着疼痛飞快地把车门重新关上。
    变成丧尸后她的身体本就不太灵活,不断的体能消耗已经让她完全处在了劣势状态。这些丧尸好像丧失了痛觉一般,每次被她打翻在地不过片刻又爬起来继续攻击,再这么拖下去,她和梁子学两个人都会死在这里。
    团子恨铁不成钢的声音适时地响起,【主人,你难道忘了可召唤式匕首吗?】
    团子的提醒让戴思薇眼睛一亮,立刻召唤出匕首,对着朝她冲过来的丧尸狠狠刺了过去。
    曾记得周远山和她提过她丧尸的弱点在于头部的晶核,这把匕首的锐利她也是见识过的,只要找准了位置足以将丧尸一击毙命。
    终于,戴思薇拼着最后的力气踩着丧尸的身体从它头部取出了晶核,戴思薇没有细看就把它收进口袋,她已经累得没有任何心思去想别的事情了。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车上,戴思薇在车尾找到了医疗箱,却忽略了梁子学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探究和复杂。
    戴思薇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很致命的错误,刚才和丧尸的战斗让她身上多处挂彩,很快丧尸病毒就会通过这些直接暴露的伤口感染普通人使其变成丧尸。
    在梁子学的眼中,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戴思薇仍没有一丝一毫丧尸化的迹象。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她的体内已经产生了抗体,亦或是别的原因?梁子学大拇指指腹轻轻摩挲食指指骨,这是他处于感兴趣状态时的不自觉小动作。
    事实上从丧尸爆发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例人体成功抵抗丧尸病毒的例子,他才清醒过来便有了这样有趣的发现。
    梁子学一瞬不瞬盯着正认真给自己包扎伤口的女子,大拇指摩挲指骨的力度不断加重——
    真想找个机会对她进行一次详细的研究……
    “诶,那个……”戴思薇突然抬起头来。
    梁子学一瞬间垂下眸子掩住眼底的情绪,伪装成还未恢复时的样子。
    戴思薇果然没有发现一点异常,她拿着手中的纱布和酒精试探性的问他:“你会包扎伤口吗?”
    梁子学迟疑了一瞬,轻轻点点头。
    然后就见戴思薇把上衣脱下来,大片雪白的肌肤晃了他的眼。
    “你怎么了?”
    戴思薇见梁子学几乎是一下子弹开与她保持距离,眼睛不自然地看向别处,耳尖微微泛红。她愣了愣,现在八岁的小孩就这么注意男女之别了啊,更何况她又不是什么都没穿,这不还穿着胸衣吗。
    她哪知道在梁子学近叁十年生涯中基本上都是沉浸在生物专业研究鲜少与异性接触,他的实验室也只有男性,她这个举动对于与异性接触几乎为零的梁子学来说无疑是暴击中的暴击,让面对无数复杂定理公式仍游刃有余的天才大脑瞬间死机。
    “小屁孩倒是想的多。”戴思薇扯了扯嘴角,把纱布和酒精递给他,“后背的伤我够不着,帮我包扎一下。”
    梁子学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见戴思薇已经开始不耐烦,又考虑到自己现在还不能过早地暴露,终究是硬着头皮接了下来。
    女子背部光洁如一块美玉,一道叁寸长的狰狞伤口却硬生生破坏了这份美感。他拿着棉签细细处理着伤口,大拇指指腹却不经意擦过女子柔软的肌肤,触感微凉,他却像被火灼过般急急收回手。
    包扎好伤处后梁子学急忙侧过头掩饰自己已经红透的耳朵,好在戴思薇没有顾及这么多,处理完伤处后她心中紧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松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浓浓的疲惫感。
    对梁子学嘱咐了几句,她侧着身子蜷缩在汽车后座上沉沉地睡着了。
    后座被戴思薇占据,梁子学坐在副驾驶上。再次见到女子沉静的睡颜,梁子学心中泛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大拇指指腹摩挲食指指骨,坚硬触感却让他不期然想起那一抹柔软微凉。
    这种情绪令他很困惑,这是他之前从未出现过的情绪,鬼使神差般他又伸出手,大拇指在已陷入熟睡的女子脸上轻轻一碰然后立刻缩回,盯着自己的指腹微微愣神。
    不过梁子学很快回过神,冷静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这个女子身上奇怪的地方太多了,除了能不被丧尸感染外,她那把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的匕首也很奇怪……是一个值得重点观察的实验对象。
    …………
    戴思薇这一觉睡得相当舒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脸上被盖了一件衣服,不透气的布料憋得她闷得慌,她把衣服从脸上拿下来,就见梁子学惊恐地看着她。
    “你……你没死吗?”梁子学说话时带着轻微鼻音,声音怯怯的却还故作镇定地问道。
    戴思薇瞪大了眼睛,这倒霉孩子说什么鬼话呢!
    突然间她又想起自己体质的特殊,丧尸的特征就是生命体征不明显,脉搏弱、体温低、伤后自愈能力弱等,虽然她的身体被系统改造过,但较之正常人还是能感觉出差别来。
    这孩子该不会看自己睡觉叫不醒,探探呼吸、摸摸心跳就以为她死了吧?
    戴思薇莫名感到一阵心虚,见梁子学眼尾还泛着红色,明显一副才哭过的样子,她的心里又不合时宜地出现一种欣慰的情绪——
    这两天辛辛苦苦照顾这小子总算没白费,死了还晓得为她掉两滴眼泪。
    戴思薇在这种诡异的“家长心态”的驱使下伸手摸了摸梁子学的头,意外的,梁子学竟没有什么抵触的行为。
    “小孩子别瞎想,我只不过睡得稍微熟了一点。”戴思薇安慰道。
    到达目的地的时间比戴思薇的预计晚了一日,所幸的是他们到的时候周远山一行人还没有离开小楼房。
    那个时候正是晚上,屋内灯火通明,戴思薇坐在车上呆呆地望着,心里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汽车行驶的动静被屋内一行人察觉,在这末世生存资源稀缺,难免会有心怀不轨之人,摸不准对方是敌是友,周远山让其他队友在屋内防范,自己先出去探查情况。
    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就这样毫不避讳地停在大门口,按照以往的情况对方这是有备而来已经到了不需要遮掩的地步。
    周远山皱了皱眉,谨慎地靠近却意外地发现驾驶位上熟悉的身影。
    作者兮渺:首发:ΡO18.Oяɡ(po18.org)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章节目录

快穿之肉文系统(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兮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渺并收藏快穿之肉文系统(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