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凶险的一处,离他心口很近。
    燕梨吻他心旁的伤疤:“我的阿珩永远是最漂亮的。”
    她的吻带着密密的痒,顾珩的□□起来,眼尾泛起一抹嫣红:“够,够了......”
    燕梨才不听话,又去吻他滚动的喉结。
    顾珩浑身一颤,一把抓住了她:“你,你这是......”
    她冲着他挑衅地笑:“我这是什么?”
    顾珩眉骨处有汗水滴落:“......我快要忍不住了。”
    燕梨发现自己的恶趣味,十分喜欢他这副被欲望折磨的隐忍模样,觉得他愈发漂亮得熠熠生辉。
    她抛掉羞耻,狗胆包天地轻吻他胸口丹朱:“谁要你忍了。”
    她的动作太大胆,顾珩听到自己脑中“叮”的一声,所有的理智都被燃烧殆尽。
    他在一片沉沦中在她耳边呢喃:“我不想叫你阿姐了......”
    烛影摇乱,燕梨紧紧抱住他的脖颈,下颌高高抬起,半晌才轻喘着问:“那,那你想叫我什么?”
    他吻着她的下巴尖:“我想叫你......小梨花。”
    是在那个初次知道她名讳时便升起的,隐秘愿望。
    (正文完结)

章节目录

养成病娇暴君后我渣了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歌小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小竹并收藏养成病娇暴君后我渣了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