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又到了花灯节。
    沈重华与七七站在城楼上,携手看那人间烟火的时候,沈重华将她揽进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问她:“想不想放灯?”
    七七点了点头:“好啊。”
    她是很喜欢花灯的,也曾经在花灯上许下心愿。
    她喜欢花灯,就像是黑暗中能看到光,能始终让人怀有希望。
    七七原以为,沈重华说放灯便,只是在皇宫里头放放,毕竟皇宫里地方大着,却不想沈重华带她去了暖阁,换上了他早已准备好的衣裳,这是要准备出工。
    换好了衣裳,头发也是要重新梳一梳的。就在七七卸下头上金贵的钗环,将复杂的发髻散下来,打算梳一个轻便发髻的时候。换好衣服的沈重华走到她身旁,七七透过镜子看她,仿佛让她看到了新婚时那天早上他走来的模样。
    沈重华从丫鬟手里接过梳子,动作温柔的梳着她披散的长发,丫鬟自觉退下,七七却笑道:“陛下给臣妾梳头,可会给臣妾绾发?”
    七七以为他是不会的,多少男子都是不会绾女子的发髻。
    然而沈重华却是会的。那时她躺在冰棺之中,她的一切都是沈重华亲自打理,从不假手于人。
    沈重华自然不会与她细说这些,如果不是他早早便去了早朝,又不允许七七同他一起起床,要让她好生歇着睡到自然醒,只怕他会日日为她绾发,绾一辈子。
    在七七惊讶的目光中,沈重华为她绾好了髻,挑了一支流苏簪子来装点。
    七七对镜照了照,赞叹道:“好看。”
    沈重华覆上她的手:“是娘子好看。”
    七七没想过,自己嫁给沈重华,最后又进了这深宫之中,成了他的皇后,却也能与他过着像寻常夫妻一样的生活。她更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皇帝会带着她偷溜出宫,去看那人间烟火,灯火阑珊。
    二人携手同行,走过闹市。身旁并未有婢女侍卫近身,仿佛寻常人家的夫妻。
    只是还是七七能察觉到,数十名暗卫在隐匿四周。曾几何时,她也曾是那隐匿于暗处的一员守卫。
    那天晚上,沈重华牵着七七的手走过长长的花灯街。他待她像带着小孩子一样,看见什么都问七七喜不喜欢,沈重华甚至还要给七七买糖葫芦,七七显然是害羞的,她都这么大了,哪里还敢在街上吃糖葫芦,便是小时候她也没吃过。
    七七摇着头说不要,然而沈重华却自己付了钱,然后贴到她耳边说:“娘子总是口是心非,每次说不要,其实心里都想要的很。”
    “你……!”在七七羞恼的想要反驳时,沈重华将糖葫芦顺势塞到了七七唇边。
    “甜吗?”沈重华问道。
    “甜。”七七红着脸笑,如实回答。那甜味从她的舌尖甜到了她的心里。她想要结果糖葫芦,而糖葫芦却又被沈重华拿去,他说:“我喂娘子。”
    “……”
    之后,七七又被沈重华拉着去画糖人。他说:“这个也甜。”
    糖人摊上有个转盘,转到什么便画什么,沈重华问七七想要什么,七七看了看,指了指其中一个最漂亮的:“我想要嫦娥奔月。”
    沈重华挽起袖子:“那就转个嫦娥奔月。”
    结果沈重华手气并不好,连转了许多此都没转到嫦娥奔月,他偏还要再转。七七忙拉住他,毕竟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这样一个玉树临风的贵公子在糖人摊前这般固执。七七说:“我觉得你刚才给我转兔子也很好看,我不要嫦娥奔月了。”
    “你想要的,我知道。”沈重华直接在手艺人面前压了一锭银子,告诉他:“我一定要你给我画嫦娥奔月。”
    手艺人觉得有趣,又有人照顾自己的生意,便乐呵呵的看着这样一个大男人,跟他小小的转盘较劲。
    终于,沈重华转到了嫦娥奔月。而此时七七手上已经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糖画人了。
    七七接过那嫦娥奔月时,觉得沈重华又好笑又……又让她心里温暖无比。
    沈重华说:“快尝尝。”
    “舍不得。”七七见着手里的糖画,眼睛里有星星闪动:“这可是陛下好不容易替我拿来的。”
    最后那十几多个糖人被七七分给了暗中保护他们的暗卫,当时的场面也有些好笑,沈重华做了个手势,招来了隐藏在暗处的冷星和流月,沈重华冷着脸,将从七七手里拿来的十几个糖人递到他面前,十分严肃的说道:“拿去给兄弟们分一分。”
    这可以说是冷星和流月当暗卫以来,接到的最离谱的命令。
    ——————————————————————
    九九最近真的是身残志坚勤劳的很!
    ヌ鑶楍圕筙源棢站Fμしǐ。Zοňé(福禾リdǐ遰)

章节目录

重生之盛宠(H、1v1)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栀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栀九并收藏重生之盛宠(H、1v1)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