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多久,七七渐渐睡去,原是靠着石壁,熟睡后却歪着头靠在了沈重华的肩头。

    洞内寂静,沈重华多么希望时间能在这一刻停住,这样就好,只要她在他身边,就好……

    只是山洞底下除了水并无食物,而且现在天应该已经黑了,山洞里也变得更加阴冷和潮湿,再这样下去害得七七生病了可不好,沈春华这样想着,忽然听到上方传来隐隐约约的声响。

    “王爷?”是冷星。

    沈重华应道:“苏小姐也在下面。”

    七七也醒了过来,听到冷星熟悉的声音说道:“属下这就接二位上来。”

    说罢,便在流月的帮助下拿了火把下来,火把带来的光亮使得适应了黑暗的七七一时觉得有些刺眼,不得不眯起眼睛。沈重华见了,侧身伸手用广袖替她遮挡。

    “属下来迟,还请王爷恕罪。”冷星将火把插在一旁,便对沈重华行礼,沈重华示意他起来,紧接着他又要冲七七行礼。

    “不必了。”虽然七七如今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但对待冷星和流月心中仍是将他们将当做自己哥哥一样。

    冷星话并不多,试了试绳子结不结实,接着做了一个手势,想将沈重华先送上去。

    然而沈重华却退后一步,牵了七七的手给他。七七尚没有反应过来,因此也没有挣脱,只听沈重华吩咐冷星:“先送苏小姐上去。”

    “是。”

    “我自己可以。”七七又不是不会武功,自然比不得那些娇弱的小姐们,很快就在流月的帮助下上去了,接着是沈重华。

    两人得救之后,冷星和流月分别牵着二人的缰绳往营地里走。快到营地的时候,遇见了等候在旁的一名作农妇打扮的妇女,沈重华告诉七七:“这是云姐,今日她没有上工,射猎时你与家人走散,又崴到了脚,正好碰到了她,便在她的林中小屋歇息。”

    七七听懂,这是要避嫌,有些感激他再一次维护了苏家的颜面。忍不住问了一句:“那王爷你呢?”

    沈重华坦然道:“本王放心不下,自然是留下来陪你。”

    七七:“……”

    好吧,总归不是孤男寡女。

    回到营地,自然是先去向众人报平安。这次围猎皇后仍在禁足,便是陈贵妃对二人表示了关切,将军府众人都担心坏了,老六那个没正行的还说要在七七帐子外面守夜,免得她又一不小心跑丢了。过了好一会,苏母才让七七先去洗漱休息。

    香环给七七梳头时,忍不住开了口:“小姐,幸好你们不在营中,不然可真是真是要脏了眼睛……”

    七七问:“发生何事?”

    香环一向话多,但也不是乱嚼舌根那种人。她之所以和七七说这件事,大概也是因为她不喜欢安宁郡主的缘故。香环道:“就是北国的那个储君哥舒寒,喝酒上了头,让手下……给他去找姑娘。这皇家猎场,哪里去给他找姑娘?估计他手下肯定是就想……想弄个婢女过来给他,却不知怎么,居然绑了安宁郡主……”

    香环到底是个小姑娘,此番也是羞于启齿。

    七七惊讶:“那……”

    那岂不是……

    果然,只听岚翠叹息了声,说道:“之后,安宁郡主昏死过去,又被他的人丢了出来,最后,还是让巡逻的侍卫给发现的……”

    怎么会将郡主错认成婢女?两者衣着打扮完全不一样呀!

    香环哼了一声,小声说道:“这只是安宁郡主一方说辞,北国那边的说法是安宁郡主主动送上门来,对那储君好一番勾引,只身渠道帐子里的时候还未……未穿亵裤……”

    这就是胡说八道了,堂堂一个郡主,怎么会不穿亵裤呢?便是青楼里面的妓子,断也不会如此,显然就是故意败坏安宁郡主的名节。

    听说安宁郡主醒来之后,整个人都是崩溃的,吵着闹着要自杀。尤其是听说陛下在贵妃一下:“陛下,大局为重,总归是要和亲的,既然如此,何不直接让安宁郡主与哥舒寒成亲呢?”的时候。

    好不容易在哥舒寒那“死里逃生”的安宁郡主,哭的断了气,直接昏死过去。

    后来七七隐约听说,发现安宁郡主的时候,她肿着半边脸,身上多处淤青,光裸着,一只乳头被咬掉,而两腿之间更是……便是回到了帐中,还一直流血不止。

    再后来,安宁郡主远嫁北国,与哥舒寒成亲。既是和亲,哪里管她愿不愿意,她若不去,便是连累整个家族。

    七七最后一次听说安宁郡主的消息,是她的死讯。她生前也不知受了哥舒寒多少凌虐,甚至经常被哥舒寒用来犒赏“重臣”,她流掉了几个孩子,都是在被迫和男人欢好时,下面也一直不干净,一直流着血,小月子没养好落下一生的病,还染上了花柳……

    便是这样,哥舒寒也没放过她,他嫌她脏,自己不碰她,却喜欢拿各种粗长的东西往她身下塞,最后一次,竟然真的用长矛的柄捅破了她的子宫……

    ΓòUгòUWU.òгG

章节目录

重生之盛宠(H、1v1)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栀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栀九并收藏重生之盛宠(H、1v1)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