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盛宠(H、1v1)_ 作者:栀九

    【简休版】

    上一回说到,木梆粗粝,并非打磨的圆润光滑,上了清漆的哪一种。

    且木梆本身粗长,与苏怜雪的手指不可同物而语。苏怜雪这一世未经人事,便是深陷情裕,方才小宍也只能勉强容纳一根手指,还觉得酸胀。当然,也可能是药物作用,让她忽视了花宍的紧致,和对外物入侵的排斥,加上也并无她人授予她房中之术,是以,苏怜雪也并不知晓,自己初次是不能如此着急的承受这种巨大。

    虽说苏怜雪双腿之间已经泛滥成灾,可木梆并未经过润滑,陡然刺入花宍,苏怜雪就算深陷春药,却仍是感觉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啊!!!”苏怜雪蜷缩着身子,睁大双眼,将头往后仰,绷得笔直。

    疼!很疼!非常疼!那一刻苏怜雪几乎疼得晕厥,疼得大脑一片空白,疼得感觉自己贝恩扯着双腿,大力的往两边将自己撕成两半!

    苏怜雪屏住呼吸,因为连呼吸都能加重她的疼痛,眼泪迅速夺眶而出。一时间,她竟也悲从中来,也不知是因为谎言别揭穿,富贵的身份岌岌可危,还是市区了众星拱月的宠爱,又或是……失去了女人最为宝贵的贞洁。

    苏怜雪清晰的感受到,内梆入休的刹那,在来不及感受的胀痛间刺破了一层薄薄的阻碍,苏怜雪痛得直冒汗,她知道,那应该是她身为女子,最为宝贵的东西。

    她的第一次本该给她心爱的男人,或者说要给她未来位高权重的夫君,而不是……

    “嗯……”泪水划过脸庞,滴在地上。苏怜雪来不及悲伤,强劲的药效再一次使她亢奋起来,似乎就连破瓜的疼痛也消弱很多。

    “我恨你……”苏怜雪呢喃着,握紧了手中的木梆,这个你不是特指,苏怜雪自己也不知道,这三个字是说给谁听的。是沈七,是沈重华,还是苏家人?

    “唔……”苏怜雪试着轻微的活动木梆,花宍似乎也跟着活动起来,随着她的动作开始吞吐。渐渐的,锐痛的感觉渐渐缓解,微痛和麻痒之间传来的酥痒让苏怜雪渐渐放松了眉头。

    苏怜雪的腿缓缓打开,让自己弓起的双腿能分多开就分多开,似乎是为了木梆能够更好的揷入。

    “嗯……嗯……嗯!嗯!啊……”渐渐的,苏怜雪的动作快了起来,揉搓着自己双孔的动作也变得粗暴起来,一双雪孔被她紧捏的发白,松开就又是透红的,就像两颗熟透了的水蜜桃。

    苏怜雪的呻吟声也变得短促起来,呼吸变得浑浊,腰肢也开始扭动,她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好像自己的全身上下都在急速收缩一般……

    在最激烈的那个时候,苏怜雪浑然忘我,木梆能揷多深就揷多深,能揷的多使劲就揷的多使劲,每一次抽揷都顶得她一阵抽揷,每回的莽撞之下都让她产生一种,想要尿尿的感觉。

    苏怜雪的意识被吞没,想要尿尿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下身又麻又木,却又矛盾的让她异常的快慰。

    “啊…!啊……!啊!嗯……啊!啊……嗯……嗯……啊……”苏怜雪再次夹紧双腿,如一条被撒了雄黄散的蛇一样在地上扭动,她的呻吟声越来越不受控制,想要尿尿的感觉更是越来越强烈,感觉她只要放松呼吸,就能喷涉出来!

    双腿绷紧,脚趾蜷缩,呼吸炙热,苏怜雪再一次分开双腿,下身一股热流翻涌,刹那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她脑海里炸开!

    “啊!!!”苏怜雪弓起身子,后脑勺紧贴着地面,大喊出声。

    与此同时,她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

    ——————————————————————————————————————

    【繁休版】

    上一回說到,木梆粗糲,並非打磨的圓潤光滑,上了清漆的哪一種。

    且木梆本身粗長,與蘇憐雪的手指不可同物而語。蘇憐雪這一世未經人事,便是深陷情裕,方才小宍也只能勉強容納一根手指,還覺得酸脹。當然,也可能是藥物作用,讓她忽視了花宍的緊致,和對外物入侵的排斥,加上也並無她人授予她房中之術,是以,蘇憐雪也並不知曉,自己初次是不能如此著急的承受這種巨大。

    雖說蘇憐雪雙腿之間已經氾濫成災,可木梆並未經過潤滑,陡然刺入花宍,蘇憐雪就算深陷春藥,卻仍是感覺到一陣撕裂般的疼痛。

    “啊!!!”蘇憐雪蜷縮著身子,睜大雙眼,將頭往後仰,繃得筆直。

    疼!很疼!非常疼!那一刻蘇憐雪幾乎疼得暈厥,疼得大腦一片空白,疼得感覺自己貝恩扯著雙腿,大力的往兩邊將自己撕成兩半!

    蘇憐雪屏住呼吸,因為連呼吸都能加重她的疼痛,眼淚迅速奪眶而出。一時間,她竟也悲從中來,也不知是因為謊言別揭穿,富貴的身份岌岌可危,還是市區了眾星拱月的寵愛,又或是……失去了女人最為寶貴的貞潔。

    蘇憐雪清晰的感受到,内梆入體的刹那,在來不及感受的脹痛間刺破了一層薄薄的阻礙,蘇憐雪痛得直冒汗,她知道,那應該是她身為女子,最為寶貴的東西。

    她的第一次本該給她心愛的男人,或者說要給她未來位高權重的夫君,而不是……

    “嗯……”淚水劃過臉龐,滴在地上。蘇憐雪來不及悲傷,強勁的藥效再一次使她亢奮起來,似乎就連破瓜的疼痛也消弱很多。

    “我恨你……”蘇憐雪呢喃著,握緊了手中的木梆,這個你不是特指,蘇憐雪自己也不知道,這三個字是說給誰聽的。是沈七,是沈重華,還是蘇家人?

    “唔……”蘇憐雪試著輕微的活動木梆,花宍似乎也跟著活動起來,隨著她的動作開始吞吐。漸漸的,銳痛的感覺漸漸緩解,微痛和麻癢之間傳來的酥癢讓蘇憐雪漸漸放鬆了眉頭。

    蘇憐雪的腿緩緩打開,讓自己弓起的雙腿能分多開就分多開,似乎是為了木梆能夠更好的揷入。

    “嗯……嗯……嗯!嗯!啊……”漸漸的,蘇憐雪的動作快了起來,揉搓著自己雙孔的動作也變得粗暴起來,一雙雪孔被她緊捏的發白,鬆開就又是透紅的,就像兩顆熟透了的水蜜桃。

    蘇憐雪的呻吟聲也變得短促起來,呼吸變得渾濁,腰肢也開始扭動,她手上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好像自己的全身上下都在急速收縮一般……

    在最激烈的那個時候,蘇憐雪渾然忘我,木梆能揷多深就揷多深,能揷的多使勁就揷的多使勁,每一次抽揷都頂得她一陣抽揷,每回的莽撞之下都讓她產生一種,想要尿尿的感覺。

    蘇憐雪的意識被吞沒,想要尿尿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下身又麻又木,卻又矛盾的讓她異常的快慰。

    “啊…!啊……!啊!嗯……啊!啊……嗯……嗯……啊……”蘇憐雪再次夾緊雙腿,如一條被撒了雄黃散的蛇一樣在地上扭動,她的呻吟聲越來越不受控制,想要尿尿的感覺更是越來越強烈,感覺她只要放鬆呼吸,就能噴涉出來!

    雙腿繃緊,腳趾蜷縮,呼吸炙熱,蘇憐雪再一次分開雙腿,下身一股熱流翻湧,刹那間仿佛有什麼東西在她腦海裡炸開!

    “啊!!!”蘇憐雪弓起身子,後腦勺緊貼著地面,大喊出聲。

    與此同時,她的房門被人從外面推開——

    “……”

章节目录

重生之盛宠(H、1v1)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栀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栀九并收藏重生之盛宠(H、1v1)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