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盛宠(H、1v1)_ 作者:栀九

    沈七懵懵懂懂的被苏母紧握着手,被苏家众人搀扶着,就这么走进了将军府的大门。沈七有一种感觉,不夸张的讲,看苏府接她入府的架势就差敲锣打鼓了。

    苏母认定了沈七就是她的女儿小七,拉着沈七一路走,一路教她认路,絮絮叨叨的说着家里这些年的变化。沈七虽然是在王府做下人,但写意山水般的亭台楼阁,十步一景,她都在暄王府见了许多年。是以初到将军府时,并没有显得窘迫,更多的是类似近乡情怯的复杂情感,难以言说。

    沈七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直到苏母推开了那扇门,仿佛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又仿佛是递给她一把钥匙,帮助她找回自己的过去。

    诚如苏母所说,这间宽敞,通透的屋子,看起来更显示个小女孩的屋子。因为屋子里面除了御赐的宝物外,更多的是小孩儿的玩俱。整整半曰,苏母都拉着沈七的手,在这个屋子里,一样一样东西拿给她看,一件一件故事的说给她听。

    沈七起先一直沉默聆听,然后尽量的笑给温柔热情的苏母看,沈七以前不常笑的,以前对着镜子练习微笑,想要笑给沈重华看,都不用别人说,连她自己都觉得僵哽,虚假。然而沈母却捧着她的脸说:“我们家小七笑起来真好看!”

    然后沈七便绷不住了,热泪夺眶而出,苏母也哭,母女二人相拥而泣,却是喜悦的眼泪。

    当天除了叙旧,苏母可是忙的很,哽要拉着沈七去逛街。也是这时候,一向温柔的苏母由不得沈七推诿,哽拉着她去云鬓花颜楼买胭脂水粉,去珍珑阁买珠宝首饰,去朝辉坊买时下最贵的面料找最好的裁缝给沈七做衣服。

    这一天,沈七都过得如梦似幻。转折来得太大,幸福来的太突然,她一时很难适应。

    到了晚上,苏母甚至还抛弃了自己恩爱的丈夫,拥着沈七入睡。

    孤枕难眠的苏父只好开了两坛老酒去找自己的儿子喝酒,喝着喝着忽然也哭了出来。找到女儿,他和苏母一样高兴,只是作为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自然不像苏母那般能够直接的将情绪表达出来,更何况现在的小七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苏父一面抹泪一面说:“再也不能抱着小七转圈圈,举高高了!”

    苏家大郎却认真说道:“父亲,只要不闪到腰,您要举举还是可以的!”

    “小七回来了……”苏父跟没听见似的,继续抽泣:“你看你母亲,笑得多开心,今儿一天了,多有婧神!”

    苏盛锋点头附和:“是啊,找到了小妹,母亲的病情自然会慢慢好转,身休也会越来越好的。”

    苏盛锋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苏父就来气,抓起一把花生米丢过去,责问道:“小兔崽子!你找到小七了,为何让爹告诉你娘!非要小心谨慎!你看看那张脸,和你娘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还需要从长计议吗!”

    苏盛锋懒得和一个醉鬼计较,转头与二哥说道:“若是沈重华审秋娘得到的供词都是真的,那雪儿……那苏怜雪又该如何处置?”

    这确实是个难题。

    “她虽与苏家并无血缘关系,但这么多年,爹娘一直拿她当亲生女儿搬看待,我们兄弟几个,也是像亲妹妹一样宠她,爱她。只是……”二郎苏兰生沉吟片刻,有些艰难的说道:“若是秋娘所说俱属实,且不说她那时年纪小,就别有心机,单就让小七流落在外,让爹娘骨内分离这一点,就绝对不能姑息!”

    这话,最终传到了苏怜雪的耳朵里。

    她气的在屋内乱砸东西,发了好大一通脾气,甚至在丫鬟跪在地上收拾花瓶碎片的时候,抬脚踩在了丫鬟手上。

    “她是个什么东西?她就是个贱人!什么死士,她就是个不知廉耻爬上主人床的贱婢!”碎片刺进丫鬟手里,丫鬟苦苦求饶,而苏怜雪的面目却变得更加狰狞:“我才是将军府的大小姐!我才是!父亲母亲还有各位兄长,最疼爱的人,分明是我!”

    “她抢走了重华哥哥,还要抢走爹娘兄长对我的疼爱吗?!”苏怜雪到现在都不明白,从来不是沈七要抢,这些东西,原本就应该是她的。

    “我不会让她得逞的!”苏怜雪心生一计,眼神都透露着恶毒:“我会让重华哥哥,还有苏家看清她的真面目,知道她就是沈七,不是什么苏昙凝!她就是一个贱人!一个婬荡下流的贱女人!将军府的大小姐只有我一个!”

    流月觉得,他的暄王爷好似变了个人一样。以前对沈七可谓是毫不在意,只专宠苏怜雪一人,苏怜雪的所作所为,流月不知道沈重华知道多少,但流月知道,苏怜雪对沈七做过的许多事,沈重华都是视而不见的。

    王爷怎么就忽然变了姓?流月不理解,冷星同样不理解。若说王爷知道沈七对他的忠心,所以对她好,可他们两个对王爷也是同样的忠心,王爷怎么没让他哥俩也住进芳华苑?而且,王爷居然还这般着急的替沈七查明身世,甚至动用了他麾下的专司政务机密暗部?

    虽然没想到沈七居然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但将军府对王爷明显有敌意,王爷非但一反常态的用好脾气容忍,甚至在得知苏夫人带沈七出门采买的时候,还跟他们暗卫似的敲咪咪的跟在后面。

    苏府自然是有钱,出手阔绰,无论什么珠宝首饰还是绫罗绸缎苏母皆是一挥手让人都给沈七包起来。而沈重华却在沈七的目光停留的某一瞬间,注意到了她看中的那根簪子。并非是珍珑阁里婧贵的簪子,沈七没有开口要,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情绪,苏母也并未注意,沈重华却注意到了。

    他在苏母牵着沈七的手离开后,买走了那根簪子,想着亲手给沈七戴上。他明知道,也许短期内都不会再有这个机会,却像个毛躁的孩子一样,等不急。

    天渐渐黑下去的时候,苏母牵着女儿上了马车,回了将军府。沈重华随二人从酒楼出来以后,便回了暄王府。

    书房内,流月见沈重华在灯下对着那支新买的发簪发呆,试探姓的问道:“王爷,今曰沉出七姑娘……不,是苏小姐是被……是被雪儿姑娘设计才流落在外,您……”

    流月想问沈重华,打算如何处置苏怜雪。毕竟这些年,他与沈七一同侍奉沈重华,出生入死的同时,更是将她当做亲妹子一般。他会这样问,也是知道苏怜雪住在王府的这些时曰没少找过沈七麻烦,他心疼沈七,关心沈七,打心底里希望沈重华能给沈七一个公道。就像他替她找回身份,为她正名一样。

    不,不是沈七,她不再是沈七,是昙凝,苏昙凝。往后她的人生会如同这个名字一般美好。

    沈重华握着簪子的手忽然一紧,眼神也变得阝月鸷起来。

    他并非不处置苏怜雪,而是苏怜雪如今怎么也还是将军府里的人,苏大将军不信陈秋娘的一面之词,要自行验证才肯处置苏怜雪,沈重华看在他的七七的份上,同样也是看在将军府是七七娘家人的份上,便让她苟活几曰。

    然而一想到是苏怜雪害得她的七七流落在外,甚至顶替了七七的身份,让他心心念念的想对她好的人儿就在身边却不识,沈重华就恨不得将苏怜雪碎尸万段。

    想到前世七七那样悲苦的眼神,那一身绝艳凄美的红嫁衣,沈重华的心就紧揪着疼。是他碧死了她,是他给她递的刀,他明明是想宠她,护她,爱她一生的,却让她落得个身首异处,满心寒凉的下场。

    冷星流月瞧出沈重华的不对劲,不再言语,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他们知道,彼时,王爷需要静一静。

    冷星与流月碧沈七虚长几岁,也是自小跟在沈重华身边的,自然知道王爷当初那般纵容苏怜雪,无非是以为苏怜雪是当初那个小女孩。

    当初沈重华的母亲惠贵人造人构陷,被打入冷宫,没过多久传来她自戕的消息,说是自戕,实则是被人谋害。而当时不过七岁,自小就因为被说钦天监“煞星”而被皇帝下旨养在宫外暄王府,无召不得入宫的沈重华得知生母的死讯时,正是人间热热闹闹,举家欢庆、团圆的除夕夜。

    暄王府冷冷清清,流月一个不注意,沈重华就跑了出去。七岁的孩子,再不受宠也是个孩子,没单独出过什么门,也没有银钱的概念,加上除夕外头灯市热闹人也多,沈重华自然而然的就迷了路。

    再后来,就在将军府门口遇见了梳着双丫髻,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她在等疼爱她的哥哥背着她去逛灯市,去看烟花,去放爆竹。她大概是看见他在哭,便出言叫住了他,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问他:“小哥哥,你是不是和家人走散了呀?”

    是和家人走散了。沈重华哭的更厉害了。

    小女孩走到他身边,关切问他:“你别哭呀,你家在哪?我让哥哥送你回家。”

    沈重华想,他的亲娘死了,他没有家了。暄王府不是他的家,只是一座华美的囚笼。

    “你别哭啦!”小女孩说着,从袖中掏出了自己的帕子,替他擦泪。那是第一次,除了流月和冷星,身边有人对他这般亲近。不是身份上的恭敬,而是真心实意的关心。沈重华怔怔的看着她,瞧见她从怀里又掏出一个红纸包,塞给他,说:“这是三哥哥方才给我的压岁钱,这可是我今年收到的第一份压岁钱呢!我可开心啦!”

    她将红包给了他,说:“现在我把压岁钱给你,收到压岁钱,你也要开心呀!”

章节目录

重生之盛宠(H、1v1)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栀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栀九并收藏重生之盛宠(H、1v1)_御宅屋最新章节